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jonnahobbs628

燕風華頓時一愣。

不過下一刻,他就明白了萬山青的意思。 那一方鬼仙玉在他們手中,便是鎮宗之寶。 可在方牧手中,卻只是可以隨意扔給外人的東西而已。 燕風華的嘴巴微微開合了兩下,卻不知該說點兒什麼了。 在他的腦海中,一個剛剛被壓下的念頭則再次拱了出來。 『難道……絕域魔君真的只是隨便扔出了點兒東西,就培養出了一個陳千劫?』 …… 界域深處,一塊漂浮的巨石上。 勾玉鉉盤膝而坐,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只是他那輕輕敲著巨石的指尖,卻證明著他的心緒並沒有想象中的那般平靜。 片刻后他緩緩睜開雙眼,問道:「蒼琅界外的那幾個傢伙,還在不停挑釁嗎?」 一陣黑氣凝聚,現出了寧天傾的身形。 风尘中人 早在方牧消失之時,寧天傾便已經將自己的天魔分身派往了各處。 如今整片界域中都有他的耳目。 寧天傾點頭道:「那三個人似乎是想尋求其他界域的支援,卻被拒絕了,現在正在痛罵其他超脫修士。」 勾玉鉉嗤笑一聲道:「這三個白痴,直到現在還不知道他們被人給利用了。」 寧天傾並沒有跟著嘲諷,反而一臉的唏噓道: 「我看著他們,就好似看到了當年的自己。 當年我們三個出頭去找守門人麻煩的時候,多半也是被人當做了白痴吧。」 勾玉鉉聽了,臉上的表情不由微微一僵。 這幾天里,兩人已經不是第一次討論這個話題了。 根據他們之前的推測,這件事的背後,多半有一個神棍的身影。 勾玉鉉沉默了片刻后,低聲道:「李鴻逸到底要敢什麼。 方牧的實力明顯要強過當年的守門人許多。 難道他還覺得,用當年的那一套能對付得了方牧?」 寧天傾緩緩道:「也許……他這次並不是為了對付方牧呢?」 勾玉鉉愈發的疑惑了。 他一臉的不解道:「不對付方牧那是幹什麼,難道專門送幾個超脫修士給方牧找樂子?」 這個問題,兩人已經想了幾天,卻一直也沒能想通。 他們怎麼也不覺得,李鴻逸會在沒有好處的情況下,去招惹那個實力深不可測的魔君。 可一時間,他卻又想不出,李鴻逸這麼做到底有什麼好處。 兩人面面相覷了片刻后,寧天傾忽然表情一變道:「蒼琅界里好像出現變化了!」 「出了什麼變化?」 「好像有人打破了那座大陣,那三人正在尋找大陣的缺口!」 勾玉鉉皺了皺眉道:「難道又有人去蒼琅界了? 誰會在這個時候趟這趟渾水?」 他的問題並沒有得到答案,因為寧天傾也不清楚。 兩人面面相覷了片刻后,勾玉鉉又忍不住問道:「那三個人衝進蒼琅界了嗎?」 「沒有,他們……咦?」 寧天傾的話說到一半,臉上就忽然露出了一個疑惑的表情。 勾玉鉉連忙問道:「怎麼了?又出什麼事了?」 寧天傾道:「陳千劫從蒼琅界中走出來了!」 勾玉鉉微微一愣道:「陳千劫?就是那個上個月剛剛突破至歸命的小傢伙? 他出來幹什麼,難道是想跟這些人談判?… Read More »燕風華頓時一愣。

原來是對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動心了,動心了就好。

心中一動,葉晨笑道,「天長地久,顧名思義,與天地一般長久,佛家對於枯榮是如何定義的在下不知,不過在我道家武學的理念中,生滅輪迴,天地自然而已。」 「人體有盛衰,所謂天長地久便是修成無垢之體,封閉周身與外界通道,內部自我循環,自我衍生,自我輪迴,當自身的能量不與外界發生交互,當自身能夠演化輪迴,便可天長地久。」 「具體而言,便是封閉毛孔,先天一口真氣足,氣運全身,氣清而上浮者為天,即精神;氣濁而下凝者為地,即肉身;中間清濁二氣相混者為人,是造化!」 「體內精氣神,若是能夠達到如此境界,自可天長地久!」 講的全都是乾貨,這些東西是葉晨這麼多年來參悟功法,修鍊真氣的心得體會,雖然現在離這樣的境界還很遠,可他覺得,這樣的境界是可期的。 「道家講究道法自然,施主的理念是要在自身之中建立一個自然?」葉晨的話音落下,枯榮禪師還沒開口,旁邊那個番僧卻是率先開口道,「這本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來自於逍遙派,老衲雖然沒有修鍊過,可當年卻修鍊過逍遙派的小無相功,可這兩門武功都還沒有觸碰到施主這般高的立意。」 「施主之見已經超過了功法本身,老衲佩服。」 「大師是?」雖然說的都是廢話,不過被人家拍馬屁還是很舒服的,葉晨好奇問道。 「老衲吐蕃大輪寺鳩摩智。」合十雙手,番僧自我介紹。 果然! 心中猜測得以印證,葉晨笑道,「久聞大師之名,還請大師不吝賜教。」 「施主可知活佛?」鳩摩智微微一笑,開口問道。 「知道。」點點頭,鳩摩智的話題一下子吸引了葉晨的注意力 「不知大師此時談起何意?」 「不同於施主的道家長生理論,我藏地更重精神傳承,肉身不過是皮囊,再怎麼修鍊,都會在歲月中化為塵埃,可精神卻能夠傳承下去,一代又一代」葉晨開口就講乾貨,鳩摩智也沒有任何的虛偽,說出了自己的核心。 「精神長存嗎?」 摸了摸下巴,葉晨點了點頭,「這的確也算是天長地久。」 「倒也是。」葉晨有些遺憾不能得到這樣的密法,不過也無所謂了,過些年去藏地看看,熬個百八十年的,總能弄清楚這份秘密。 「枯榮大師,不知可否說一下你的見解?」葉晨的目光望向面前的正主。 「枯榮禪功,來自於佛經中的娑羅雙樹,修的是常、樂、我、凈。」眼瞅都要死的人了,枯榮禪師也不賣關子,直截了當地開口道,「此四者,不同於道法自然,也不是精神輪迴,乃是世間萬象。」 「紅塵萬千,盡在生滅之中,紅塵種種,皆是虛妄,看透這種虛妄,涅槃重生,這便是枯榮禪功的真意。」 「至於具體的修鍊方法,真氣為輔,佛意為主,真氣一分為二,分走任督二脈,任脈之中,慾念叢生,督脈之內,紅塵枯骨,這些年來,老衲已經走出慾念,不被其纏繞,可看破紅塵,可見枯骨,達到半枯半榮的境界,可想要更進一步涅槃而出,卻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到。」 「今日與忘塵還有土番國師聚於此處,便是想要探討一番,施主突然而來,不知可有高見?」 或許是因為葉晨直接拿出秘籍的緣故,枯榮禪師也很坦誠,沒有繞彎子,直接講起了功法,聽著他的講解,葉晨覺得很有道理,挑不出什麼毛病,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最關鍵的是,這枯榮禪功玄之又玄,它的境界比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的四大境界模糊的多,更多的還是側重於心靈的變化。 可心靈的變化,這種東西誰說得准? 微微沉吟,葉晨腦海中突然想過一句話,「大師不知可否聽過這樣一句話?將欲噏之,必固張之!」 「大師修鍊,都是自以為的看破,可是你沒有真正經歷過,如何確定自己是真正的看破?」 「要知道,佛陀出家前也還是王子,他曾經擁有過一切,親情、愛情、財富、權利………他擁有過,然後才看透了。」 「據我所知,大師自幼出家天龍寺,從小開始念佛經,這麼多年也沒有經歷過佛家以外的多少事,從未入世,何談出世?」 「話雖如此,可世間萬物已經無有能動老衲之心。」身為高僧,活了這麼多年,葉晨的理論枯榮禪師也曾想過,可他發現自己早已經無法擁有一些東西了。 「施主可知……..」 二狗子嘿嘿一笑。 如果葉青不說話,二狗子很有可能直接就把枯寂回魂花給吃了。 五千年份以上的枯寂回魂花,具有極強的價值。 二狗子要是將其吃掉的話,就能得到巨大的提升了。 不過,二狗子心裡有數。 要是自己當真將其吃掉的話,恐怕待會就要成為葉青的盤中餐了。 做成狗肉什麼的,葉青絕不是說說而已。 「小葉子,我辦事,你還不放心嗎?這一株枯寂回魂花,本神獸就是為了採摘給你的!」 二狗子嘿嘿一笑。 說話之間,把那一株黑色的枯寂回魂花,採摘了下來。 「嗖嗖嗖!」 就在二狗子得到枯寂回魂花的瞬間,虛空之中,一道道身影降臨而來。 到了二狗子的身邊,將其團團圍住了。… Read More »原來是對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動心了,動心了就好。

「顧言柔,我的事情,怕是還容不得你來管吧?」顧言月狠狠的皺了皺眉。

「妹妹,怎麼說我也是你的姐姐,提醒你也是應該的。而且我聽說你在外面似乎是開了一間酒樓?這怕是有些不妥吧?」顧言柔看着顧言月,眼中滿是冷意。 「有何不妥。」顧言月十分看不慣顧言柔的這一副封建作風,狠狠的將話懟了回去。 「女子拋頭露面算是十分不妥,妹妹怎麼還要做這種在大庭廣眾之下的活計?要是被外人知道了,還以為我們國庫空虛,需要皇后出來賺錢了呢。」顧言柔的話倒是十分尖銳,狠狠的扎向了顧言月。 「那我要做什麼,像個你一樣廢物似的呆在宮裏,才算是遵守所謂的『女德』嗎?然後什麼成就也沒有,就那麼獃著?」 顧言柔掩著嘴,輕輕的笑着:「妹妹,你都是從哪聽來的這些歪理邪說?分明是女子無才便是德。只要服侍好皇上便是我們最大的德才了,我勸你這酒樓的活計還是趁早轉手或者散了的好,不然妹妹落得個失德的罪過,我這做姐姐的也會傷心。」 「怎麼?難道我去了之後,會有生命危險嗎?」她用玩味的語氣,漫不經心說道。 对我太好会惊慌 實際上,是想試出這褚雲希葫蘆里在賣什麼葯。 褚雲希對上秦舒的目光,欲言又止。 她目光閃了閃,否認道:「那倒不是,我只是隨便說一句。你要去我也攔不住,反正出了事兒,也是你自找的。」 說完,轉身就走。 秦舒眯了眯眸子,在她即將上車時,喊住她:「等一下——」 她快步追上去,冷靜地問道:「你是不是想針對余染?」 褚雲希拉車門的動作一頓,遲疑片刻,索性轉過頭來承認道:「是又怎麼樣?」 秦舒眉頭皺了皺,有些無語。 她規勸道:「我知道你是在意陸熙對余染的感情,但他不是答應過你,他和余染不會有結果么?你為什麼還要去針對一個無辜的人?」 「而且,就算你這麼做了,陸熙又能愛上你?既然,你已經和陳遇西結婚,何不去經營你自己的婚姻,開始全新的生活呢?」 首發網址et 說這些話,是希望能打消褚雲希心裡不好的念頭,讓她放棄去做傷害別人的事。 雖然,她並不知道褚雲希到底做了什麼,但必定不是好事。 褚雲希聽秦舒說完,不禁輕呵了一聲。 「全新的生活?你是說這個么……」 她諷刺地勾了勾唇角,抬手將袖子挽起來。 在她手臂上,布滿青紫的淤痕,還有灼燙過的傷疤。 看到秦舒驚訝的反應,她冷漠地把袖子放了下來,說道:「這些傷,我身上還有很多。都是陳遇西那個人面獸心的王八蛋弄出來的。」 雖然她極力以冷靜諷刺的語氣說出這話,但秦舒還是看到她肩頭不由自主地輕顫,眼裡閃過怨恨。 「陳遇西……」秦舒緩緩回過神來,壓下心頭的訝異,說道:「我對他不了解,但他如果真的這麼對你,你怎麼不離開?」 「離開?怎麼離?」 褚雲希冷冷一笑,神色卻漸漸凄涼起來:「褚家已經不要我了,我手裡唯一的星游娛樂也被陳遇西騙走了,我現在一無所有!而且,這種事情爆出去,以後我還有什麼顏面活在這個世界上?」 秦舒看著眼前的褚雲希,不可否認地對她產生一絲同情。 本以為她嫁到陳家,也算是門當戶對,依舊生活在奢靡上流的豪門圈子裡,沒想到,卻是這樣的境遇。 不過,雖然同情她,卻不代表認可她的所作所為。 「你之所以陷在泥潭裡出不來,是因為你拋不下所謂的身份、權勢和臉面,但是人活在世上,跟這些比起來,生命健康才是最重要的。你如果不想繼續被陳遇西折磨,還是儘早割捨才好。」 「不!」褚雲希卻搖了搖頭,哼笑說道:「我遲早會讓這個男人付出代價的。我偏要留在他身邊,看看最後到底是誰折磨誰。」 秦舒看著她臉上的偏激執著,搖了搖頭,看來是多說無益了。 她也不打算再勸,話鋒一轉,語氣嚴肅起來,提醒道:「你想怎麼做隨你,但我也告訴你,余染是我的朋友,你為難她,我自然就會保護她。如果你做得太過分,我也不會對你客氣。」 「……」 褚雲希啞然地看著她,動了動唇,最後什麼也沒說,鑽進了車子里。 秦舒看著她的車絕塵而去,心情有些沉悶地收回目光,然後牽起巍巍坐進了車裡。 把巍巍送到學校后,她轉而讓司機前去監獄。 一路上想著褚雲希說的那些話,不知不覺,就到了監獄大門外。 第341章冒牌記者 「我沒撞她,是她自己摔的。」沒意識到人心險惡的陳桐還在解釋,他不想給人留下壞印象,哪怕只是一個不認識的女人。 「你的意思是這位老人家在說謊?撞了人都不敢承認,你一個大男人,難道連這麼點責任感都沒有嗎?」蘇溪強忍住不適感,反問道。 眼看著解釋不清,陳桐真的著急了,過一會兒還有採訪,他可沒時間在這裡等著。… Read More »「顧言柔,我的事情,怕是還容不得你來管吧?」顧言月狠狠的皺了皺眉。

有家族撐腰,姑娘也不至於堅持不下去,姜家也不會太過的咄咄逼人。

他想著,算是有些放心了。 「你們在這候著,我出去一趟,可樂薯片你們跟我去嗎?」薛染香想了想,問了一句。 她本來想自己去找趙元蘊的,但是她想揍姜夏芷,也怕姜夏芷找人對付她,是帶兩個人要安心一些。 「自然去,姑娘跟前離不得人。」可樂理所當然的往前一步。 薯片沒有說話,但是緊跟在她的左右,顯然也是同樣的意思。 「那走吧,你們只管守著鋪子,來了人就下面,其他的東西不用多說,也別跟對面起衝突。」薛染香叮囑了一句,便帶著可樂薯片往宸王府去了。 汐勤 宸王府還是莊重威嚴的樣子,門口站著一隊府兵,威風凜凜。 「薛二姑娘來了。」 當先之人,認得薛染香,見了她恭敬地行了一禮。 後頭的人也跟著行禮。 情字 「你們太客氣了。」薛染香簡直受寵若驚。 她之前來了兩次,可見過這些人的威風,眼下這麼客氣,她倒是有些不適應了。 「應當的,薛二姑娘是來找我們王爺的嗎?」為首之人開口問。 「是。」薛染香心想這不廢話嗎?不找趙元蘊我來這幹嘛?來了?難不成還能來找你啊? 「姑娘裡面請。」為首之人做了個請的動作。 「你不進去通報嗎?」薛染香有些納悶。 電視劇上不都這麼演的嗎?先通報了才能進去啊,這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呢? 「王爺有吩咐,姑娘來了,無論何時都可長驅直入。」那人回道,接著掃了一眼可樂薯片:「不過姑娘的婢女,只能在門內等著了,不可深入。」 「行。」薛染香點了點頭,這個她知道,上次來的時候,可樂和薯片可是連門都沒進啊,今天這還算是客氣了。 「姑娘請隨我來。」 那首領當先,引著薛染香進了正廳。 「姑娘請坐,我這便去請我家王爺。」那首領又開口。 「你去吧。」薛染香點了頭。 四處瞧了瞧,嘖嘖,真不愧是王府,到處都是畫梁雕棟的,地上的光可鑒人,簡直像現代社會的瓷磚,不知道是不是玉石? 汐勤 她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往前一瞧,正對著大門,她感覺燙屁股似的,又趕緊站起來了。 她好像依稀知道,這地方應當是主人做的,她又坐到側位上去了。 「換位置做什麼?那裡你也坐得。」趙元蘊大踏步走了進來,一臉的風輕雲淡,說話也淡淡的。 「我可當不起。」薛染香看到他進來了,便站起身來,她現在一見到趙元蘊,便不由自主的看他的唇。 顧南靈腳下步子一停,有些無語。 周圍滿是嘲諷不屑的目光,顧南靈嘆了口氣,原主的風評,看起來是真的很差啊。 但她並不在意。 顧南靈踩着高跟鞋,她身材本就高挑,此時更顯得奪目出眾,眉眼精緻艷麗,彷彿連呼吸都帶着壓迫的侵略性。 賓客們不自覺的閉了嘴,更有的人,悄悄咽了口口水。 A市沒有人不知道,顧家大小姐沒有半分教養,整天追着男人倒貼,驕橫跋扈,惡名昭著。 但就算這樣也沒有人可以否認,顧南靈生了一張極美的,足以讓所有男人都魂牽夢縈的臉。 顧南靈目不斜視的穿過人群,在宴會廳找了個小角落,還沒坐下,門口便再度傳來一陣更大的喧鬧。 她抬眸一望,忍不住挑起眉。 是她死纏爛打的對象,也就是她名義上的未婚夫江璘,來了。 當然,她未婚夫還挽著一個清透動人的女孩子,便是原書中的洛安寧。 嘖嘖,修羅場。 一時間,宴會廳中詭異的安靜了下來,不住有人偷偷去打量顧南靈,想看看這位傳說中惡名遠揚的大小姐會不會當眾撒潑。 只可惜,他們註定要失望了。… Read More »有家族撐腰,姑娘也不至於堅持不下去,姜家也不會太過的咄咄逼人。

「當時老神仙顯靈,我還親眼所見了。」

「金光閃爍,顯靈指示良種可以收穫,只因為陛下乃是正統心繫百姓,上天感念,所以特派老神仙來賜種。」 「不錯,當時風起雲湧天色巨變,老神仙……」 「陛下洪福齊天,乃是歷代君王第一位被天賜良種的帝王……」 看過《修仙》話本,幾人編起來也一套一套的。 拍龍屁更是一個賽一個好話不要錢的丟。 聽得在場的大臣一愣一愣的,真的假的?怎麼可能有這般神乎其神。 奚信衡和梁明城,頓時想要打個地洞鑽進去。 這幾個混賬越說越沒譜,拍龍屁拍得,他們都聽得老臉發紅。 聽到這些話,皇帝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雖然這幾個混小子平常不幹正事,但說話卻很中聽。 莫清凌聽著越說越開始跑偏,立即上前從懷中掏出一個信封。 「陛下,這是那位讓種下玉米的老道長留的遺言。」 「在十幾年前他就預示到陛下乃真命天子。」 「於是才在駕鶴仙去前,留下玉米種子,叮囑他的徒弟時卿落在今年七月種下,十月收穫,並進獻給陛下!」 不過吸收的魂力雖然少,可是也比自己修鍊快了不少。 一開始知道腳下殺戮場擁有這種能力之後,墨白是相當震撼的。 這就相當於可以剝奪別人的魂力啊! 而這種能力,在斗羅大陸上是非常罕見的。 一般情況下,每一個魂師想要獲取魂力,都只能通過自我修鍊、吸收魂環、魂骨來獲得。 還有吸收仙草也可以,這種情況更加罕見,起碼武魂殿的記載中,就沒有這方面的資料。 除了上面那些之外,就沒有其他獲取魂力的途徑了。 當一名魂師受限於自身的天賦,通過自身的修鍊,已經無法繼續提升魂力后,基本上就是止步不前了。 所以斗羅大陸的封號斗羅,才會那麼少。 所以墨白很好奇,腳下的殺戮場究竟是怎麼形成和運轉的,要是能夠複製出來的話,那就不得了了。 只是觀察了那麼多次,墨白也沒能發現殺戮場的奧秘。 這就讓墨白很鬱悶,使用星眸居然還無法看出來。 還有整個殺戮場,其實也很特殊,所有的建築,被破壞之後,第二天就全部恢復原狀了。 這個殺戮場,究竟是什麼地方?怎麼建造出來的? 而這樣的地方,真的只是一座監獄嗎? 墨白越發感覺這個殺戮之都的不簡單。 這兩個月的時間裡,墨白也不是沒有打探過,可是一無所獲。 所有人對於殺戮之都的來歷都一無所知。 想不清楚,查不明白,墨白也只能暫時放棄,然後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對萬葉飛花流的開發上。 幾天一次殺戮場的戰鬥,對墨白修鍊自己的萬葉飛花流也是幫助奇大,畢竟戰鬥才是提升實力的最佳捷徑。 而在殺戮場上,這裡的魂師就沒有幾個是墨白的對手的。 不,幾乎是沒有。 不能使用魂技的魂師,實力全部大打折扣。 殺戮之都這種地方,對於習慣了使用魂技的魂師們來說,真的太難了。 在接下來的時間中,墨白就沒有遇到過能夠給他帶來危險的魂師! 用了一年時間,墨白就完成了百場連勝,魂力等級也從52級提升到了56級,整整提升了4級。 這還是因為有了殺戮場這樣特殊的地方,要不然的話,速度可能會慢一半。 老實說,這裡可以加倍提升自己的魂力等級,墨白都有點不想那麼快離開了。 殺戮之王出來邀請他留下來幫助他一起鎮守殺戮之都的時候,墨白差點就心動的留了下來。 只是留下來容易,再想離開就難了。 而且留下來,就等於自動放棄了挑戰地獄路的資格,那才是殺戮之都這個地方,能夠獲得最高獎勵的地方,墨白自然不會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Read More »「當時老神仙顯靈,我還親眼所見了。」

接下來就是全力修鍊【萬劫慶雲】。

萬道劫氣。 按照無邊雲凝聚劫氣的速度,不,他們是進入里世界斬殺一些劫氣所化的不祥邪物,從他們身上吸納淬鍊過的劫氣,以此來抵消劫氣入體對人帶來的厄運。 羅青山沒有這般做,虛空心臟的存在,以及他掌握的天劫、罪孽枷鎖等劫氣所化的奧義,他已經有很好駕馭劫氣的能力。 而且,虛空心臟本身就剋制劫氣。 虛空心臟的誕生,就與這劫氣密切相關。 「先將萬劫華蓋修鍊完成,預估需要將玄黃天地劫氣消減三成才能成功。」 「不過,萬劫華蓋是劫氣煉化越多,萬劫華蓋的威能就越大。」 「這門沒有上限的大神通奧義,修鍊到後期,已經不止是一道神通秘法,而是一件強大的器道顯化。」 羅青山運轉【百劫煉雲】,卻見頭頂一片白雲翻滾,每一縷雲氣,帶著一股不遜色於氣運之力的劫氣精髓所在,強大的劫氣被煉化后,成為一種攻守兼備的力量,這種力量介於虛幻與實體中,所以才形成了雲態。 「系統,將快進功能開啟到最大。」 心念一動,羅青山沉醉在【萬劫慶雲】的修鍊之中。 與此同時,虛空心臟跳動厲害,心跳聲密集形成律動,產生一股奇特的力量包裹全身。 所有的劫氣進入羅青山的體內,都被這股奇特的波動震散,被體內天劫形成的斑痕吸納,再傳輸到【萬劫慶雲】大神通內。 開始還是一朵朵百劫雲緩慢成形,到最後瞬間形成一朵萬劫慶雲。 陰沉的天空,彷彿一下子云開見天,天穹無比蔚藍。 快進功能的副作用被羅青山運用到極致,瞬間吞噬大片的劫氣,整個京城都彷彿回歸靈氣清凈的時代。 劫氣形成真空,頓時引發了詭異的天象。 外界萬象叢生,各種神魔殺戮、血腥戰場的異象出現,密布人間。 一時間,九州嘩然,眾生見此,大驚失色,恐懼地以為末日出現,更有隱藏的邪惡之徒,開始傳道,散布末日降臨,想要收穫一番。 可惜,九州已經被羅青山統治。 不,是被玄黃智能系統給統治。 跳出來邪惡之徒,將迎來煉金傀儡無情地鎮壓。 「吾皇修鍊,清掃天地劫氣,異象叢生,皆為紅塵幻象,此乃過去之惡,重現人間,待吾皇功成之時,天地晴明,萬物如初生,玄黃如仙境。」 煉金傀儡不斷宣傳,官員們同樣被下達命令開始安撫人心。 這才抑制了人們心中的恐懼。 不壓制不行,鬧事的都被砍頭了,更多的是被關押在牢獄之內,暫停使用玄黃令。 如今,沒有玄黃令,在九州之中生存都難。 因為,所有的交易都是線上支付,金銀已經毫無用武之地。 主要是,錢轉化為玄黃令內的信用點,就不擔心別人搶你的,更不用擔心被人所騙取。 因為,一旦損失錢財的人,將此事報官,輕易就能抓到罪犯。 玄黃帝國的刑法,非常之嚴厲,他們是一清二楚的,畢竟被玄黃令經常被強制學習。 不學習? 開玩笑,學習完刑法,他們將會獲得一筆信用點,這些信用點可以隨意使用。 這都是錢。 高度文明與落後社會的結合,落在很多有見識的真宗弟子眼內,怎麼看都覺得詭異。 「這人間異象莫非是天地對玄黃帝國的考驗?」 「屁的考驗,這就是劫氣翻騰,形成的異象。」 無邊雲宗門很鬱悶,他們是最清楚這事兒的人。 羅青山購買了他們門派的大神通【萬劫慶雲】可是付出很大的代價,可是如今看著修鍊速度,無邊雲宗門有點擔心,玄黃劫氣這些屬於他們宗門修鍊神通的資源會被羅青山掠奪一空。 艺卿 但是,他們明白,劫氣並非清空了,天地就清明。 玄黃劫氣久久不散,必定有根源,找不到根源,天地劫氣還會再生。 「以後,玄黃將會是徹底開放的大地。」 「不錯,為非作歹的時代來臨了。」 「開玩笑嘛,這些煉金傀儡可不是簡單的貨色。」… Read More »接下來就是全力修鍊【萬劫慶雲】。

何永強的話迴音還沒有徹底散去,現場便傳來一聲膝蓋骨碎裂的聲音。

只見李庶嘴角冷蔑一瞥,一腳迅猛的踩了下去。 何永強的右腿膝蓋,就跟紙糊的一般,當場報廢。 「啊!!」 一向欺負人慣了的何永強,根本扛不住此等深入骨髓般的劇痛。 現場,當即傳來一聲尖利的哀嚎聲。 「你的手不是喜歡亂指人嗎?」 李庶隨即一手握住何永強的右手。 只是輕輕一抓,其三根手指頭直接碎裂,餘下的兩根也只能勉強活動。 「啊!!」 又是一聲慘烈的嚎叫聲響徹整個現場。 這一刻,尚且不能移動的拆遷隊以及四名保鏢,個個嚇得面色鐵青。 因為他們知道,今天自己遇上的這個男人,簡直就是一個惡魔。 自己雖然不能動,但耳朵卻是聽的清清楚楚。 整個現場,不斷傳來自己老闆何永強的哀嚎聲。 這個傢伙,在沈西居然暴打了被牛皮哥罩著的何永強。 這種事兒在沈西內,簡直是匪夷所思。 「喂!」 在處決了何永強后,李庶才看去現場其他的人。 一聲吶喊,瞬間將以為自己不會被卷進來的保鏢、拆遷隊等人的心給深深的震懾到了。 踏踏!踏踏! 尤其是那四名保鏢,耳邊開始響起李庶那踏步而來的聲音。 咕嚕! 這口腔內的口水開始大量分泌,四人開始拼了命的吞咽。 然而,全身上下升起的一層緊張感非但沒有減弱,反而更加濃烈了。 「你們四個,不會覺得我會放過你們吧?」 哐當! 這話音剛落,李庶掐住兩名保鏢的後頸,迅猛的朝向地板砸去。 二人登時被撞的頭暈目眩,鮮血更是飛濺四周。 餘下二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李庶左右一拳直衝肚腹。 強大的力道,讓二人直衝半空之上。 最終,在兇猛的撞擊到四名拆遷隊的人後,六人全部轟然倒地。 噗! 下一秒,六人幾乎同時大吐一口血水。 那兩名保鏢再看去自己的肚腹,三根肋骨斷裂的同時,三處臟器嚴重受損。 只是一拳,自己便徹底失去了重新站起來的氣力。 此刻,在場的人那心臟就跟吃了炫邁一般,一分鐘劇烈跳動了一百四十次。 緊張、驚慌、恐懼,開始在整個現場瘋狂蔓延。 「你,給我過來!」 這時候,李庶伸出手指頭來指向了那拆遷大隊的隊長。 「是!」 早已嚇得滿頭冷汗的大隊長,急速的來到李庶跟前。 躬身而下,九十度大鞠躬,致歉道: 「對不起,我……我也只是個打工的。」 。 這一刻,南宮鈴兒愣住了,臉頰微紅,眼眶一熱,終是欲言又止,不知在想些什麼。… Read More »何永強的話迴音還沒有徹底散去,現場便傳來一聲膝蓋骨碎裂的聲音。

「不!」我當機立斷的說道:「如果成功的話,說不定還能讓他多撐一兩個月。」

「如果你的弟弟體質足夠強悍,並且運氣足夠好的話,一兩年之內也是沒有問題的。」 夏末突然停下腳步,她回頭狠狠地瞪我一眼,大聲嚷嚷道:「你在耍我!」 「我們倆什麼關係,我有必要耍你嗎?」 「之前我就跟你說了,這邪病不容易治好,因為是從娘胎起就已經傳上的。」 「如果在你之前說的姓張的那個女士生產的時候,就把女財神拿走,並且毀掉的話,她的孩子就不會出事。」 「但是相對的,木雕一旦被毀掉,姓張的女人就會出事。」 「這是一種詛咒,我想你應該看的很明白才對!」 「你直接這麼說不就得了,那我現在就把這木雕毀掉,你拿來給我,反正我不希望我弟死!」 「要死,就讓那個女人死吧,她早就該死了!」 夏末過來跟我爭搶木雕,我當然沒有給她。 她現在的精神很不穩定,我猜測和這身體本身的性格有很大的關係。 會做出什麼事情還說不準。 與此同時,我發現這個木雕臉的輪廓越來越深了。 之前只是十分的相似,現在我幾乎能夠摸出來它下巴的稜角。 這張臉變得越來越傳神,就好像夏末的弟弟,一點一點的被收納進這個木雕一樣。 「木雕已經有了人的雛形,你自己看一眼他吧,然後再決定你是否要毀了他!」 「你這是什麼意思?」夏沫有些生氣,但我將木雕舉起來給她看的時候,看到那張臉,她嚇了一跳! 留在当初 這個性格的夏末也算是一個剛強的人,可是才看到木雕臉的時候,她居然嚇住了,向後退了好幾步。 「這是我弟弟嗎?」她連連的搖頭,一臉的不敢置信。 「這也太奇怪了,他為什麼會這樣?」 「長得如此古怪,這難道是一隻怪物嗎?裏面關着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就算夏末看到一隻跟他弟弟長的一模一樣的木雕,也不至於這麼害怕。 更何況現在還長得不是很像,順着夏末的目光,我看了過去,也給我嚇了一跳! 這木雕的眼睛,不知道什麼時候睜開了。 眼睛血紅的發亮,正瞪着我們兩個的方向,並且扯出了一個微笑。 我似乎有點幻聽,感覺這周圍有腳步聲響起,隨後是詭異的笑聲,一聲接着一聲像打在牆上或是腳下的地板。 隨後夏末猛的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我看到從門縫裏出來許多血,趕緊將夏末拉了起來,退後兩步,夏末也看到了那些,差點尖叫出來! 不過她已經不是之前的夏末的性格了。 如果是之前的夏末,恐怕早就叫了,從看到木雕的那一刻開始! 這個性格的夏末還是比較沉穩的。 「這個房間是……」 夏末皺了皺眉頭,瞬間恢復了鎮定,「這個房間里應該沒有人在裏面,可是這血是怎麼回事?」 夏末小心翼翼的走過去,轉了轉門把,發現這門打不開。 隨後去拿鑰匙,將門打開之後,她猶豫着沒有將門推開,好像點害怕。 我看出了她的猶豫,把她擋在後面,隨後一腳踹開了門! 如果是大庭廣眾之下,有人蓄意行兇的話,倒是膽子也真夠大的了,因為家裏面有人。 我直接大步的走到了門口,見沒有人,沒有直接進去。 先是觀望了一陣,拿出手機打開裏面的手電筒,在裏面虛晃了一發,又在門邊上觀察了半天,在反覆確定裏面根本沒有人的時候,我才踏進去。 隨後我的手伸向了一旁的開關,將燈打開,裏面立即亮了起來。 這窗帘一直是拉着的,不知道為什麼沒有打開,而且窗帘十分的厚重,一點光線都透不進來。 見我確定沒有危險了之後,揮了揮手示意夏末進來,她進來的時候,我還將門關上,特意的看了一下,後面有沒有人。 這血就好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一樣,但是當時我們兩個看的很清楚,就是從這門縫裏滲透出來的。 可是進來之後,這血跡只是從地板的中間地帶,便戛然而止了。… Read More »「不!」我當機立斷的說道:「如果成功的話,說不定還能讓他多撐一兩個月。」

太陽落山後,天色就暗了下來。

夏文楠看著竹林那邊的路,一顆心不住地收緊。 沒回來,一天了,宮玉都沒回來。 可她說今天要給自己回復的,她應該會回來的吧! 勸說著自己,夏文楠又繼續等待。 這樣的事,以前也不是沒有過,甚至有時候,宮玉還會在那懸崖底下待上三天三夜。 這才一天,想必她晚點就會回來了。 夏文楠傻乎乎地等著,看天黑,又等天色朦朦朧朧地透出了亮光。 但他終是等不住了,天一亮,他就往村外走。 無論如何,他都得把宮玉找回來。 心中悶悶的,還有些痛,原來都是他一個人在獨自開懷,他心愛的玉寶還是沒有接受他。 大概宮玉是不知道該怎麼拒絕他,才半推半就的給了他希望。 哦!不,宮玉還沒給他希望,宮玉都還沒開口答應嫁給他呢! 「芋頭,我愛你,真的好愛你,如果此生不能與你在一起,那我活著又有什麼意義?」 夏文楠為自己的人生感到可悲。 不知從何時起,他的眼中、心中都只有宮玉的存在。 沿著小路遠離了村子,得走一段官道才能進入山林里去,而由那邊去懸崖底下,路近。 這麼早官道上一般不會有人來,然而今天,鬼使神差地,夏文楠一抬頭,竟然看到前方路上有一隊兵馬朝這邊走來。 那兵馬的中間有一輛寬大而奢華的馬車,像是那些官兵都在保護那輛馬車。 夏文楠神遊他方,直到現在才發現。 许我年少心如故 他心中一驚,左右看了看,便想往林子里走。 「誰?站住!」 不料,一個騎在高頭大馬上的大鬍子將領冷喝一聲,便策馬朝他奔來。 夏文楠當然不能站住,他大梁人的身份被人發現了,便是死路一條。 可他到底是跑不過四條腿的馬,不一會兒,那大鬍子將領就騎馬追上了他。 「你是誰?」那大鬍子將領高高在上地詢問。 看山野村夫,他跟看螻蟻似的,眼中都是嫌棄。 夏文楠不得已轉過身來,用宮玉教他的刺納語回答道:「回大人,小的是這附近的村民。」 那大鬍子將領仔細看他。 哪怕身為男人,他眼中也閃過一抹驚艷。 好一個俊俏絕色的男人,他活了幾十年,還從未見過如此養眼的。 的確,才二十多歲的夏文楠正值顏值巔峰,真是好看到讓人難以忘懷。 更何況,人靠衣裝,馬靠鞍。他因為要結婚了,今天穿的是新衣服,那新衣服更是映襯得他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傾城耀眼。 一眼掃過,那大鬍子將領便下意識地去看後面的馬車。 馬車中的那位,最好那口啊! 夏文楠瞧見他,如他一樣,也是怔了一下。 夏文楠皺眉冥想,瞬息之後才想起來,那馬背上趾高氣昂的大鬍子將領不就是當年在青州城幫著趙美琪抓三哥的侍衛頭領嗎?倒是想不到,他原來是一個刺納人。 那大鬍子將領回過頭來,審視著他道:「你這年紀怎麼沒去當兵?」 夏文楠雙眸一轉,一個借口便冒了出來,「回大人,小的前些年生病了,一直躺在床上起不來,所以就……」 前方人馬走到離他們不遠的地方便停了下來。 馬車裡的人不悅地出聲問:「馬車何以停下來了?」 。 真不敢再拖延下去,這才剛見面,就跑掉了不少人,關鍵還跑去對面了自己這邊減弱了,對方反而增加了戰力,如果再繼續下去,誰知道還會跑掉多少人? 「戰!」 白金話音剛落,一旁的藍水,便十分默契的拔出腰間的戰刀,大吼一聲。… Read More »太陽落山後,天色就暗了下來。

「你要是想說就說,別那麼磨磨唧唧的。」

丁怡丫覺得沒什麼,反正也就當是聽熱鬧的。 白塵看了看她,卻欲言又止。 他在心裏醞釀了許久,還是換了種方式說出了口。 「你的過去,怎麼樣呢?」 「我的過去?都是乖乖的好學生呀,基本都是學校老師和同學喜歡的人。」 不是她吹,從她上學到現在,學習成績都是名列前茅。 小學到高中,一直是優等生的待遇。 上了大學之後,雖然個人來說,鬆散了許多,可她知道什麼需要聽,什麼已經聽過,什麼會,什麼不會。 即便她每天都打遊戲,可考試的時候,她卻是最優秀的那個,國家獎學金的名額里,就有她。 要是讓她回憶有什麼悲傷的事情,還實在是說不出來。 她說的時候,臉上都是滿滿的自豪感。 「哦哦,這樣啊。或許是老天太厚愛你了。曾經,我也有和你一樣的一個女……妹妹,可是她現在已經不在了。好後悔,曾經沒有好好對她。」 「哦哦,你妹妹啊?」丁怡丫雖然有些酒勁,可心裏突然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難道,他不僅僅是因為自己的遊戲打得好,真正的原因,或許是自己和他的妹妹長的很像? 她有些難以置信。 「對,是我妹妹。當初她也十分痛恨我玩遊戲,可偏偏那時候的我,根本就不懂的她對我的心。」 「所以,你和她吵架了?」丁怡丫繼續猜測著。 然後她的腦海里就腦補出一系列的畫面。 「算是吧,只是她……已經不在了。」 他的臉上,眉頭皺在一起,那猶豫的眼神,讓丁怡丫看着都跟着可憐。 「好吧,你放心,如果我有幸和你妹妹長的一樣,那麼我日後會稍微對你好一些的。」 她開始收起之前對他的偏見。 原來,他所有的關心,都是對自己妹妹的彌補。只是轉嫁給另一個人身上的。 「嗯,所有你在我房間休息吧,我在外面辦公就行,若是實在不放心的話,你可以反鎖門的。」 白塵所說的話,讓丁怡丫感動。 不過,待在陌生人家裏過夜,她實在是不放心。 「多謝你的好意,我閨蜜在家裏等着我呢,就不打擾你了。我……」 她話還沒有說完,白塵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此時她先停住,讓他先接電話。 只是他接電話的時候,臉色變得十分的不好。 「什麼,這件事情怎麼會那麼嚴重?要不是他做出那些躍居的事情,我不會動他的。」 「你務必幫我將這件事處理好。」 「張老闆不是什麼善茬,你們一定要採用特殊的手段,才行。可不能讓他白白欺負了我的人。」 …… 一番話,全部都鑽進丁怡丫的耳朵里。 直到掛了電話,丁怡丫卻盯着他。 「那個張老闆找事情了?」 「恩恩,他準備將我揍他的事情進行爆料,從而影響我們公司的生意。剛剛有人在網上發現他雇的水軍亂髮帖子。不過這件事情,我會妥善處理的,你不用擔心。既然想回去的話,我送你回去吧。」 他沒有再挽留的意思。 「哦哦,這樣啊?不過,我或許有個更好的辦法。」 「你?什麼辦法?」 白塵有些好奇,眼前的人到底是什麼好法子,他的助理對這件事都十分頭大。 畢竟若是張老闆採取非常手段,這軟暴力比其他的殺傷力更大。 「對啊。」 說完,丁怡丫將ipad拿到了他的跟前。… Read More »「你要是想說就說,別那麼磨磨唧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