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keeleybocanegra

可正當宮玉覺得她還不算壞得厲害時,她竟然哼了一聲,「不是有你照顧他嗎?我不去看他也無所謂。」

宮玉冷笑,「夏文桃,你當真要這麼沒良心嗎?要知道夏文軒是最關心也最包容你的人。」 夏文桃咬了咬牙,流著淚轉過頭來,「那我沒臉見他了,行嗎?」 說完,她就「嗚嗚嗚」地哭著跑了。 柳青看著越跑越遠的夏文桃,詫異道:「小姐,難道她是三少爺的妹妹嗎?」 宮玉若有所思地凝視柳青一眼,囑咐道:「以後,三少爺沒有這種的妹妹,她若是再來,就把她趕出去。哦!不對,是連大門都不讓她進。」 宮玉煩夏文桃,那真不是一天兩天了,往後最好就老死不相往來了。 忽然想起要去城裡的事,宮玉一拍額頭,「不能耽誤了,我得走了。」 她往回走,柳青在後面追,「小姐,去城裡挺遠的,你不吃了飯再走嗎?」 「不了,你在家照顧好……三少爺就行。」宮玉言語間轉變了對夏文軒的稱呼,其目的是想提高夏文軒的地位,讓柳青好生照顧他。 柳青又問:「小姐,那你不去給三少爺道個別嗎?」 「呃。」宮玉汗了一把,覺得柳青說的也有理,遂去找夏文軒。 房間里,夏文軒早都醒了。 看見宮玉進門,他激動得想要坐起身來。 宮玉過去攙扶他,讓他坐靠著床頭,「三哥,我一會兒就去城裡了。」 夏文軒戀戀不捨地看著宮玉,「阿玉,那你小心一點,不管你有沒有找著二哥和文楠,你都回來。」 他倒是想讓宮玉回來,可是,有些事又怎能如意? 宮玉沉吟著點頭,「三哥,你好好養傷,家裡有柳青和柳楓,他們會照顧好你的。」 「三哥沒事,你別擔心。」 「那你乖乖的別再動手臂了。」宮玉心疼地看看他的手臂,「昨天那一跤摔去,又得多養一些時日了。」 聽著宮玉關心的話語,夏文軒心中熱熱的。 宮玉拍拍他的手,欲離開時,強作鎮定地微微一笑,「那你好好養著哦!」 目睹宮玉絕美的笑顏,夏文軒亦含笑點頭,「好。」 宮玉瞧了瞧他微笑的模樣,戲謔地幫他把嘴角往後扯,「三哥笑起來真好看,往後多笑一笑。」 以前就發現了,夏文軒每次一笑,都會讓人如沐春風一般,感覺整個世界都明亮了。 夏文軒心中甜蜜,羞窘道:「只要阿玉在,多笑一笑又何妨?」 反之,阿玉不在,他又怎麼笑得出來? 宮玉沒給他任何承諾,爽朗地起身,「行了,咱也別酸了,我走了啊!」 給夏文軒擺擺手,她便出門去,而她跨出了房門,臉上的笑容也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夏文軒望著她的背影,怎麼都看不夠,而且還覺得心中甚是思念。 大概是有感應一樣,這一眼便是離別,再見面,已是多年以後。 沒有馬,去城裡挺費勁的,宮玉從山上下來,便去村口的石橋上看劉大爺的牛車在不在,以往劉大爺要載人去城裡,都是在這裡等候的。 運氣好,宮玉到了石橋上,便見到劉大爺的牛車。牛車上還沒有人,劉大爺坐在牛車上,吧嗒吧嗒地吸著旱煙。 見到宮玉,劉大爺一怔,繼而笑道:「宮玉姑娘,你臉上的那些膿包好了?」 「嗯。」宮玉微笑點頭。 敬一杯温柔的酒 「乾乾淨淨的真不錯。」劉大爺由衷地替她感到高興。 正說著,夏文桃和趙二狗就追著打著朝這邊跑來了。 只聽夏文桃邊追邊道:「你個死沒良心的,竟然真的把我的錢給偷走了,你還給我……」 聽這話,八成是夏文桃得宮玉提醒后回去問趙二狗,然後就從趙二狗的口中得知真相了。 趙二狗一瘸一拐地跑,「不是都給你說了嗎?只要你給我生孩子,我就把錢給你。」 劉大爺看得搖頭,「這兩人啊!真是冤家。不過,那趙二狗瘸了腿還因禍得福了,要不然他這次也免不了被官府徵兵。」 。 戰場附近的高坡上,方旭站在上面,地面上的一切皆在他眼中。 此時,在他視野內,一位身穿法師袍的死靈法師學徒入了他的眼中。 只見那傢伙不斷張望四周,而且身旁還有食屍鬼的守護,看樣子地位絕對不低。… Read More »可正當宮玉覺得她還不算壞得厲害時,她竟然哼了一聲,「不是有你照顧他嗎?我不去看他也無所謂。」

可惜,遲了。

「轟隆!」 秦楓以肉體之力催動封天錘,威力可想而知,頓時將對方重創。 一道獸影呼嘯而出,正是被秘法提升實力的狴犴,衝殺向邪漫川,將其擋住。 而秦楓本尊踏步而出,不斷激發肉體之力,向著那名四重天靈鬼殺去。 而姜憐翻閱過後這才發現,原來武者大陸的丹師也是需要進階的。 而且,進階段位分為三種。 一品丹師,二品丹師…以此類推,一共到十品丹師。 成為丹師后,主人會在識海中擁有爐鼎印記,印記和丹師擁有的爐鼎的品級息息相關,爐鼎的品級越好,丹師的印記就越亮。 姜憐牢記這些,晚上她魂體進入巔峰空間中,姜憐去看了一下小神龍,發現它氣息平緩,比起之前好多了。 姜憐便直接來到了自己紫色的煉丹爐鼎,接天大鼎之前盤腿而坐。 姜憐閉上眼睛進入冥想,很快便和接天大鼎建立了聯繫,再根據書中描述,姜憐直接朝着空中打出一道印記。 紫金色光芒一閃而過,姜憐感覺到自己識海里忽然多了一個紫金色的古樸印記。 而姜憐身周,此時也不斷閃過幾道紫金色光芒,光芒過後,姜憐直接升級到丹師三品。 姜憐對此表示心情很不錯,又在巔峰空間中修鍊了一會兒,姜憐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入睡。 之後的幾天,皆是如此。 姜憐在教室,八長老一貧那邊反覆着,兩點一線倒是過得挺滋潤。 就這樣一直持續了半個月的時間。 這期間,姜憐沒再見過姜阮,也沒見過小青,心情更是加倍的好。 半個月後。 姜憐已經在煉丹房中有些輕車熟路,此時她身子斜斜的靠在煉丹房院內的一顆樹上。 姜憐半眼微闔,口中叼著一根狗尾巴草,右腿架在左腿上不停地晃着,弔兒郎當。 「姜憐,姜憐,你這傢伙,又到哪裏去了?」 底下,一貧的聲音不斷的傳來,夾雜着些爆炸的響聲。 「砰!」 煉丹房半開的房門被炸開,伴隨着一聲巨響,一個爆炸頭,臉上黑黑的像是煤球一樣的生物忽然從房門中跑了出來,迷茫的四處喊著。 「好傢夥,又炸了,臭老頭的爐鼎真的好差啊!」 姜憐見此,吐槽一句。 而她說的沒錯,底下那個黑臉爆炸頭的身影,正是一貧。 這半個月來,一貧每天都在和姜憐研究藥物。 前者是歷經人事滄桑幾十載的老頭子,一個是前世今生行走的活字典姜憐,二人在一起研究,開發出了很多的新型毒藥和丹藥。 這件事得到了院長的表揚,不過,姜憐並沒有出現,只將所有的光環推在了一貧的身上。 因此,一貧對姜憐更好了。 今天他們一起研製的,是可以控制人讓人直接吐露真言的真言丸,姜憐對這個很感興趣。 眼看着底下的一貧還在到處找著姜憐,姜憐被叫的煩了直接從樹枝上起身,跳了下去。 姜憐直接落在了一貧的眼前。 「喂,老頭,我在這,別叫了。」 「好吧,那啥煉丹房炸了趕緊收拾一下啊。」 一貧暴脾氣的接着說道,雖然聲音比剛才小了點,不過,還是有些震耳朵就是了。 姜憐無語的撅撅嘴,走向了煉丹房。 不過,姜憐並沒有乖乖聽一貧話的前去收拾,而是來到黑色爐鼎前,掀開上面的蓋子檢查了一下爐鼎裏面的情況。 姜憐又湊上去聞了下爐鼎內東西的氣味。 之後,姜憐便擰著眉毛道。 「還有救!」 話落,姜憐直接拿起旁邊的的一株藥草加入,趁著這一批的丹藥藥性還沒有完全消散前,將所有藥物以武力保存了最大藥性。 之後,姜憐把它們配合著火燒,只聽得「咔噠」一聲響。… Read More »可惜,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