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kelliemann07401

「這樣就好。」

她心裡有一種所有的一切都被安排好的感覺,內心自然也沒有了之前的浮躁,坐在那裡安安靜靜的享用著自己的早膳。 為了防止他們腳程過快跟上雲起山引發疑惑,他們特意吃罷早膳,休息了一陣,等到日頭升高才架著馬車離開。 由於暗衛內部有著自己的一套標記,所以喬青峰很是順利的跟著留下的標記一路前行,只是路是越來越難走。 等到傍晚時分,基本上前方已經沒有路了。 「大小姐,王爺,馬車不能用了。」 。 穿越過那扇金屬的大門,時間的鐘擺在耳畔嘀嗒嘀嗒地轉動着。 驟然間,蘇沐恍若置身於喧鬧的市場,炙熱的陽光燙得肌膚多了一絲痛意。 人流穿行的大街小巷裏,有那麼一瞬間的茫然,刺耳的車鳴在喋喋不休地發出怒吼,視線從模糊被拉回了清晰。 蘇沐走在斑馬線上,行人路的已經變為了紅燈,她正站在馬路的中央。 「找死嗎?紅燈也趕在馬路上跑,趕快讓開,再不走我就報警了。」 刺耳的中年大叔吼叫,似乎生怕自己被人碰瓷,不斷地驅趕着蘇沐。 她沉默未語,小心翼翼地退回了馬路邊。 四周熟悉而陌生的景象,讓人不自覺鬆了一口氣。 蘇沐不記得自己為什麼在馬路上了,她站在原地回想了一陣子,依舊沒有什麼回憶。 這裏自己最熟悉不過了,她家就在附近。 沿着磚紅色的石磚路一路前行。 沒幾分鐘就到了清岩小區。 她熟練地走過大門,乘搭電梯,最後到達了A棟606室。 蘇沐身上沒有鑰匙,老是喜歡丟三落四,不知道弄丟了多少把鑰匙。 門口地毯下面放着一根鐵絲,這是她特意放的。 自己回家從來不會正常用鑰匙開鎖,只要有鐵絲就行了。 有時候被附近剛剛搬來的鄰居看到,甚至會以為自己是小偷,沒有意外就被請去警局喝茶了。 蘇沐旁邊的房子是出租房,經常兩三個月就換人,一年被請去警局做客的次數得有個四五回吧。 只能說這屆租客都極富有正義感。 按照每兩三個月到警局喝茶的節奏,她就逐漸跟警局的姐姐和哥哥們混熟了。 這或許就是生活中平平無奇的倒霉吧。 蘇沐曾經也解釋過,可惜租客們不信,她能怎麼辦,把房本揣身上吧,別人還以為是假的。 她熟練地從地毯下抽出了一根鐵絲,輕而易舉地打開了門。 房間內的佈置一切都是熟悉的模樣。 廚房不斷地響起了乒乒乓乓的聲音。 蘇沐順手關上門,從鞋櫃拿出拖鞋給自己換上。 客廳里的電視正在放映着粉色小豬的動畫片。 沙發上坐着一隻三歲的軟嫩小糰子,她瞧見蘇沐,眼睛瞬間變得亮晶晶的,嘴巴上反射著一絲晶瑩的亮光。 「姑姑。」 蘇汐汐從沙發上跳了下來,一路小跑撲了過來。 大腿一下被某個糰子抱住蹭了蹭。 蘇沐一把抱起這隻人類幼崽,唔,還有小重,下意識脫口而出道:「汐汐,又變胖了。」 「哼哼哼,人家一點都不胖,不理你了。」 她瞧著某糰子的可愛模樣,忍不住捏了捏小東西的鼻子,低笑了一聲。 「爸爸,爸爸,姑姑她欺負我。」 聽見這動靜蘇揚穿着圍裙,手拿着一個鍋鏟就從廚房裏走出來,眼角眉梢滿是笑意,神情溫和道:「沐沐,可算回來了,就等你開飯了。」 「爸爸,姑姑捏我鼻子。」 蘇汐汐在懷裏掙扎著,憤憤地指著某個人,一副氣鼓鼓的樣子,惹得兩人一陣好笑。 「汐汐,這可是你姑姑,爸爸也不敢誒。」… Read More »「這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