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leilaniberg

不僅晉東南,晉西北打成一鍋粥。

120師主力在賀師長的率領下,甚至提前挺進了冀中,配合常德勝從太行山區,打到冀中,冀南。 「老常,那個山東的120師獨立團,究竟是個什麼情況?」 常德勝是游擊戰的行家裡手,他的這個旅在河北發展的非常好。 在當地地下黨組織配合下,主力達到了兩萬多人。 經過幾個月在太行上東麓瘋狂的訓練,正在趁著鬼子在五戰區鏖戰和戰後損失太大。 配合師主力,拉到平原上開始跟鬼子搶地盤。 一個多月下來,摧毀了大量鬼子據點,炮樓,剿滅了分散在河北的一些日軍和偽軍的武裝力量。 在電報上跟師長提起過獨立團的事情。 說的不清楚。 「馮天魁在上海夜襲戰的時候,繳獲了鬼子十幾條商船,其中一條就是軍火,可以武裝一個師團以上,他偷天換日,利用其他商船做掩護,運到了日照附近五連山脈里。」 一個師團以上的軍火,夜襲上海光聽說川軍發財了,這麼大的油水還是嚇了他一跳。 賀師長眼睛都瞪大了。 「馮天魁準備把這批軍火送給八路軍,但是運不過來,十八集團軍參謀部讓他留下一支部隊在山東抗日,沒給他番號,他也不好意思要,就讓周小山來找我!」 「馮天魁一個軍閥怎麼會這麼大方?」 「他是我們的同志!」 常德勝想了一下,馮天魁的身份雖然是秘密,可是這個秘密對於賀師長這個級別,也不算是秘密。 賀師長驚呆了,在山西時候,他只是佩服這個傢伙跟自己一樣,同樣出身軍閥,能打仗,性格豪爽,出手大方,跑去見了一面。 做夢都沒想到,這個聲名遠播的荒唐軍閥,會是自己同志。 他如果不死,對劉湘影響力極大。 川軍絕對可以為統一民族戰線的工作,做的更多。 「可惜了,劉湘就不該配合薛岳打最後那一仗!」 「就是,馮天魁為黨做了很多事情,是有功勞的,延安幾位首長還不知道怎麼難過呢!」 想想也是,好不容易在川軍培養一位同志,一步步在惡劣的壞境下,不忘初心,憑藉能力實權軍閥,抗日名將,這種損失,足以痛徹心扉。 在這個特殊的局面下,還不能表露出來。 「你現在跟66軍還有聯絡嗎?」 「周小山跟我私人關係比較好,在魯南之戰時候還保持聯絡,魯南之戰以後,聯絡的電台呼號就再也沒有回應過了!」 「你也不知道66軍現在什麼情況?」 這樣一支英雄的隊伍,因為主將犧牲失去聯絡,兩人越說越趕到沉重。 「我從廣播里聽到,羅家烈繼任了66軍軍長,他還得到青天白日勳章,其他的事情,就不知道了!本來想跟永州聯繫一下,可是中央要求永州的關係移交延安,不得私自聯絡,所以我連周小山生死都不知道。」 「129師轉來了獨立團的編製,你看看,這個馬大斗你認識嗎?」 結果一二九師轉來的電報一看,常德勝就罵娘了。 「胡鬧,劉紫曼能做團政委,開什麼玩笑!」 「我已經讓關政委同意他們的自我任命了!「 劉紫曼在川軍聯絡的時候,曾經短時間歸屬他領導,履歷他都能背出來,根本沒有軍事和政工經驗。 「66軍中應該沒有馬大斗,這個名字一看就是紀念馮天魁的,我有些吃不準是不是周小山,按理說不是他,66軍被中央軍覬覦,面對的局面很兇險,他應該隨時在羅家烈身邊出謀劃策才對。即便不去安徽,他也應該回四川,幫秦國梁守住永州為川軍提供裝備的軍工廠。」 賀師長都愣了,這麼明顯一個化名,自己沒看出來,還老實巴交的問常德勝。 本來兩人還有些悲傷的情緒。 被馬大斗這個名字斗樂了。 「副團長焦守志我認識,但是陳虎和羅亮我非常熟悉,我真不知道是不是當初馮天魁派去跟隨長征的那傢伙,按理說也不會啊,我們那麼多領導動員他參加紅軍,都沒成功,除非周小山是馬大斗,要不這個人應該是同名同姓!「 「你說的周小山,是劉湘和馮天魁公用的傳奇副官?主導沿海實業界遷川那個?」 「是的,這小子表面上給人印象是天不怕地不怕,沒心沒肺,山倒了到枕頭,天塌下來當鋪蓋,其實很有頭腦,我幾次動員他進入組織,他都沒答應,最初我以為這小子是因為生活精緻,跟資本家勾連太深有顧慮,後來知道馮天魁是我們同志以後,覺得不是那麼回事,他跟馮天魁感情很好,在等著馮天魁拉他入組織!」 馮天魁是66軍繞不開的話題,提起這個為國捐軀的烈士,賀師長濃濃的惋惜。 兩人的死,不僅葬送了甫系川軍的未來,也葬送了抗日的大好局面。 「馮天魁和劉湘死的太可惜了,他們兩人如果在魯南不死,鬼子下一階段的進攻,絕對會再次被川軍狙擊,也會調集所有的重兵進行圍剿,會給我們創造巨大的戰機,就這麼在魯南殉國,太不值得了,66軍究竟能不能在羅家烈手中重建和起來,也讓人擔心,對了,羅家烈你見過沒有!」 「見過,羅家烈,秦國梁我都見過,這兩人是馮天魁的左膀右臂,相互之間關係還不錯,做事的實幹家,但是人格魅力,政治智慧,臨場應變,在士兵中的威望,比馮天魁差遠了!一個在前線,一個在後方,面對咄咄逼人的日本人和老蔣,能不能守住66軍基業都是一個問號。」… Read More »不僅晉東南,晉西北打成一鍋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