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lesliet2488

廣元似瘋了一般沖廣仁曦大聲唾罵。

李寧在一旁冷著臉制止他撲向廣仁曦,都快將他的肩膀捏碎了也不見他有絲毫停頓。 廣元是真的怒了。 或者說是因為害怕廣仁曦道出某些真相,所引發的後果是他承受不住的而惱羞成怒了。 廣仁曦聽着廣元拚命反抗否認廣仁壽買兇殺他的事實,瑞鳳眼幽寒一片。 廣元都能想到的事情。 他自然也能想到。 廣仁壽並不是一個和廣元一樣劣跡斑斑的人。 相反,比起廣元,廣仁壽優秀的不像廣元的親兒子。 在熟知廣家的一眾南區百姓眼中,能遮住他這個廣家七少是個傻子的光芒是他的父親和一眾兄長。 而能遮住廣元這個無恥橫行之輩的光芒,便是廣元的一雙兒女。 尤其是兒子。 廣仁壽。 廣仁壽麵相斯文,氣質溫和,身形也高挑英俊。 便是學識,聽聞在南區學院也是數一數二的,言行舉止都被奉為南區學院學子楷模。 如此一個優秀男兒。 廣仁曦曾聽說廣仁壽曾被東區某個大家族相邀,希望他進東區學院學習,出來後行事便有那個家族撐腰。 但不知是因為什麼原因,廣仁壽拒絕了。 可就是這樣一個人。 從今天開始,便有可能與東區再也無緣。 不為他買兇殘殺親人德行有虧。 也為他買兇殺的是狐族廣家家主最寵愛的兒子,廣家家主不會善罷干休。 庇護狐族廣家的王族……自不可能輕易饒過。 廣仁壽買兇謀殺他的事情一旦爆出。 廣仁壽在遮天國成為人上人的路便斷了。 感情太烈 身為一個普通獸人,經過這件事後。 廣仁壽縱是沒死,也會和他爹一樣。 成為一個笑話。。 自從上次沐鋒帶著奧特巡視一圈之後,劍窟山內彷彿再次回到先前幽冷死寂的狀態,尤其是靠近零陸捌號劍窟周圍的其他劍窟更是靜若寒蟬,彷彿陷入無盡的寒冬。 多少年了,天琅劍守或許會吃劍窟囚徒,但從沒當眾殺過劍窟囚徒! 當日聶鴻飛臨死前的不甘怒吼,彷彿至今還縈繞在這片山壁中,哪裡還有人敢在這個時候稍有妄動? 零柒叄號劍窟距離零陸捌號並不遠,甚至只差了兩個彎,否則當日聶鴻飛也無法找到天芒子。 黑暗的劍窟內,天芒子已經不記得自己保持現在這個姿勢多久了,只知道自那天以後,他滿腦子想的只有一件事。 沐少莊主當日所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是不是有那麼一丟丟可能性放自己出去? 對於天芒子而言,哪怕這種可能再小,但凡有點苗頭,他都無法忽視。 關在這暗無天日的劍窟里幾百近千年,他無時無刻不想要再看一看外面,看看那天光、月色、湖水、山峰,哦山峰就算了。 「嗒,嗒,嗒」 忽然他聽到有腳步聲從黑暗中傳來,隱約的劍火逐次由遠及近。 天芒子茫然無神的眼神往聲音來處隨意飄了一飄,腦中忽然意識到什麼,整個人瞬間像彈簧一樣從地上蹦起來! 除了沐鋒,還有誰會來這?! 天芒子顧不得滿身蓬垢,衝到玄鐵欄杆前,雙手死死地握住冰硬的鐵棍,整張臉用力伸進兩根鐵棍中間,幾乎要把自己腦袋夾爆,兩隻眼睛瞪得快要掉出來。 死死地看著劍火靠近,身子激動地顫抖如篩糠。 近了,近了,劍火的腳步越來越近了! 光影交映下,仍舊赤著精壯上身、腰線完美的男子出現在天芒子視線中。… Read More »廣元似瘋了一般沖廣仁曦大聲唾罵。

雲空朝善御遞去了一個理解的眼神。

不過,要說道大長腿,雲空撇了一眼賢鈺。 「額,應該有例外。」 賢鈺一聽,心領神會,頓時來了脾氣,小墨鏡瞪著雲空,氣吼吼道。 「你是不是再說我!」 雲空心中苦笑,沉吟了一下,認真道。 「矮一點挺好的,以後上了戰場,別人一刀橫斬過來想砍你們小隊所有人的腦袋,要是有人比你高,你這身高,保命啊!」 賢鈺:「…..。」 她噘了噘嘴,有些不知道該反駁什麼,只能再次輕哼一聲。 「以後你再敢亂說,我就……我就對你偷偷下藥!」 藥劑師,也不好惹! 等以後我偷偷研製一種能讓你磕頭的葯,天天看你不爽就下藥讓你磕頭…..。 磕頭也不夠,我甚至要讓你跪……。 想到這裡,賢鈺小嘴微微上揚了一些,一顆小虎牙凸顯而出,顯得她此刻有些壞壞的。 …… 走進店,許安武就解釋道。 「如今的妖獸分店也翻修了,規模和總店差不多,佔地4000平方米,有三層,地下一層負責關押妖獸,當然了,大多是望辰期和凝脈期的小妖獸,如果想吃這之上的,那就得預定了!」 地下一層負責關押,地上兩層就是接客用的。 當然,是接前來吃火鍋的客人。 善御扇著扇子,笑道。 「走吧,去地下一層看看這些小妖獸,不得不說,這就是弱族的悲哀,只能被強族作為「魚肉」分食。」 雲空理解。 善御說的魚肉是指人界湖中的小魚妖罷了。 在萬界戰場,海中無弱族! 想到這裡,雲空微微有些疑惑。 「我記得那些人界那些古湖的小魚妖,好像都可以化形,這些魚妖也被分食了嗎?」 雲空看過這方面的雜談。 據說這些小魚要化形后,個個千嬌百媚。 他記得有一部很早的雜談,是安順歷之前的,也就是諸天歷時期。 當年人界古湖內化形了一隻小魚妖公主,據說化形后,被一位宗門弟子帶回了族地,經過幾年的相處,這位宗門弟子居然和小魚妖公主產生了感情。 最後就是小魚妖被殺,那宗門弟子加入萬界邪宗的事情了。 當然,安順年過後,人界開明了很多。 誰知道大街上隨便走的一位長腿武妹,曾經就是生活在人界的千年老妖,之後改邪歸正,又經歷佛儒洗滌,而獲得了人界居民證的。 這些現在都不好判斷了。 當然,很多化形后的,一般都會在手臂處刻一個魂體小紋身。 這也是防止一些意外。 許安武笑道。 「正如你之前所想,現在的人界開明了很多,那些有殺性但生長在人界本土的小妖,會被就地斬殺,甚者會被分食也不奇怪,但一部分心存善良的,發現后,會被儒佛宗門收去二次進化心靈,當這些小妖受到進化后,大多會頒發居民證,以及紋身辨別身份印記。 不過,現在的一些古湖,基本上都被富商壟斷或者宗門壟斷,一些暗市上,可能也會出現化形后的小妖……。」 至於許安武為什麼懂,那就是因為他爹很多年前,解刨過小妖化形后的身體。 男的居多。 后話許安武也沒繼續說下去了。 因為小妖化形后,只要是女性小妖,大部分化形后長的和賢鈺差不多。 惹人憐愛,成天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捨不得殺! 既然如此,那就收入佛儒宗門好好調…..好好管教一番,在放出來!… Read More »雲空朝善御遞去了一個理解的眼神。

前少主秒挺,他憤聲大喝:「不服!你自己的實力不足以服眾!」

他這話剛一落地,四周的劍仙們紛紛發出了高喝:「呔!不要臉的傢伙,不用孟宗主動手,我來會你一會!」 「我來!我和他實力相當,不算欺負他!」 「我來也行!孟宗主,請讓我替你出戰,我有越級殺敵的本領!」 一個個的身形義憤填膺,他們全都是希冀的看向孟有房,希望能從孟有房的嘴裡聽到自己的名字。 孟有房無奈的笑了笑,這好傢夥,劍有光這個貨宣傳的可是夠到位的! 「劍有光!」 「在!小的在!」 不等孟有房喊出第二聲,劍有光的身形已經是閃在了孟有房的身前,他十分恭敬的施禮:「宗主,您有何吩咐?」 孟有房手指輕輕一彈,一大袋子的靈石礦就扔在了劍有光的身前。 后江的小色料,品質雖然說不算很高,可這裡面也是有很大的機會開到高種的上品靈石,最主要的一點,這些小色料數量極多。 孟有房指了指大口袋:「你去給分一分,每人都要有,能開出什麼來全看各人運氣,這裡面還是有機會開出上品靈石的。」 嘩! 周圍的劍仙們全都發出了驚嘆聲,他們沒想到這位新宗主真的很有錢。 「孟宗主威武!」 「孟宗主霸氣!」 「孟宗主硬梆梆!!!」 一個個的扯著脖子猛喊,生怕孟有房聽不到。 孟有房趕緊是壓了壓手:「行了,我知道你們的好意,不過,眼前這點小事就不勞煩你們了!」 咏晗 說罷,他向前那位前少主一揮手:「來吧,我們比劃比劃,我就站在這裡不動,你能傷我算你贏,靈石也有你的一份!」 前少主站在那裡臉色有些變幻,說實話,那靈石礦他也想要! 看看那一個個分到礦的人,他們的臉上全都是有著喜色,不用想都知道,那些靈石礦雖然小,絕對都有貨。 「不公啊,老天不公,為什麼讓他這麼有錢!」 前少主的眼中泛起了紅光,他惡狠狠的看向了孟有房:「孟有房,希望你輸了不要賴賬,我的身份要恢復,我也要靈石礦,要好的!」 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可有的時候膽如里太大了,就會變成膽囊炎。 孟有房好笑的看了一眼這位前少主,他擺了擺棍子:「別廢話了,來吧,讓我試試你有沒有這個斤兩!」 一聽孟有房這話,前少主頓時爆喝: 「死!」 這一回他可沒再猶豫,掌中仙劍飛起,人更是化作流光沖向了孟有房。 咻! 叮!叮!叮! 。我循着她的目光看過去,發現她只是在看着那條河而已。 難道說,她的意思是說,九巫門的人,住在這河水之下? 這怎麼可能? 我光是想着,都覺得不可思議。 可有些時候,越是不可能的事情,就越是可能發生。 畢竟,苗疆的人…… 《少年摸骨師》第112章河底秘密但四先生總是一副,他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他甚至讓所有人都覺得,他只是玲瓏城的城主而已,與天地玄黃玲瓏塔,一毛錢關係都沒有,他就是個看大門的。 「無亂之城是什麼地方?」神界的城池何其多,聖母娘娘也記不住每一座城,無亂之城這個名字,她還從來沒有在神界聽到過。 「屬下也不知道,監視的人來傳話,說是無亂之城的城主和鬼王,一直在一起,他們也不敢靠的太近,怕被鬼王發現了。」侍女回答道。 「鬼王?帝暘么?」聖母娘娘的…… 《閑王追妻太招搖》第170章神獸的威壓 「要走一起走,要生一起生」韓柱鏗鏘的言道。 葉青陽知道,再如何說下去,韓柱都絕對不會走,… Read More »前少主秒挺,他憤聲大喝:「不服!你自己的實力不足以服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