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lillahartwell

孟錦衣怒道:「她不喜歡我又怎樣,還不是照樣給我生兒育女,睡在我身邊幾十年!我孟錦衣雖然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之人,但在京城裡,還真沒我做不到的事。我要捏死一個人,就跟捏死一個螞蟻那樣簡單,你一個黃毛丫頭懂什麼?」

「哦。」裴謝堂聳了聳肩:「捏死個把不敢說話的士子,你好意思說,我還不好意思聽呢。」 這是小看他! 孟錦衣經不住激,臉色倨傲:「那些士子算什麼,就算高貴如裴家,我也一樣捏!」 裴家! 朱信之睜開眼睛,心中湧起複雜的情緒。他給裴謝堂打了個眼色,示意她繼續追問,哪知道裴謝堂卻轉了話風,不以為意的撇了撇嘴:「得了吧,現在天下還有誰不知道泰安郡主是被北魏人陷害了,你頂多就算是落井下石而已。」 天牢里的人來來往往,孟錦衣早就聽說了這個消息,見裴謝堂不信自己,彷彿連帶著懷疑自己的妻妾對自己是否真心,這是他一生中最羞愧最自卑的往事,見裴謝堂鄙夷,就好比尖銳的利劍徑直扎入心口,一陣陣抽疼,忍不住要用事實來證明自己是一個很有本事的人。 一世英雄如孟錦衣,都未曾想到,他會中了一個小丫頭的計,未經思考的話脫口而出:「如果沒有我將裴謝堂的手書賣給北魏人,何來的誣陷通敵一說?要是沒有我的本事,裴謝堂還好端端的坐在裴家。」 我將裴謝堂的手書賣給北魏人…… 這話,是承認自己陷害了泰安郡主? 蔡明和已顧不得那許多了,當場就跳了起來:「賣東西給燕走的人,是你?」 「是我。」真相已大白,孟錦衣也不怕了,他一身老骨頭,什麼都不怕,什麼都能抗,當即冷笑:「實話告訴你,將東西送入裴家的人也是我。」 「可惡!」蔡明和氣得跳了起來。 真因為這個人,泰安郡主本可免於死刑,卻最終被毒酒毒死了。這些骯髒的人手中的利劍,才是逼死了泰安郡主的利刃! 「泰安郡主受死,一共是七宗大罪,五宗小罪。」朱信之站起身來,攏著手踱步到孟錦衣的跟前,望著這個頭髮已白的老人,他目光複雜到了極點:「七宗大罪里,包括投敵賣國、買賣官爵、殺人、放火、不尊皇族、凌霸鄉里、貪污受賄。如今已經查明,投敵賣國是栽贓陷害,買賣官爵是栽贓陷害,貪污受賄是栽贓陷害,而不尊皇族和凌霸鄉里這兩條,已有西北百姓前來鳴冤說未曾欺凌,純屬子虛烏有,皇族之中,我從未數落過她。」 他靜靜的看著孟錦衣,語氣極為清淡,卻藏著起伏的情緒:「這些栽贓陷害的罪名,全數是孟家栽給裴謝堂的。那麼……殺人,放火,也是你們的傑作吧?」 孟錦衣盯著他,牙關緊鎖,沒回答他這個問題。 這個問題,他答不得。 因為他只是孟家的家奴,一旦認了這個罪名,旁人追問,他一個孟家家奴,是如何能使喚那幾位位高權重的大臣為自己所用時,這個答案,他說不出來。 可已經到了這個份上,孟錦衣答是不答,意義不大。 所有人的心直直墜了下去。 蔡明和手中的毛筆滑落,打在他黑色的袍子上,他傻獃獃的張著嘴巴,一時間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韓致竹倒吸了一口冷氣,在座位上坐不住,只得站了起來。 朱信之轉到他跟前:「人是你殺的,火是你放的,對不對?」 「王爺,你是不是傻?」孟錦衣沒說話,案牘后的裴謝堂卻噗嗤笑了起來:「你這個問題,讓人家怎麼敢隨便承認嘛。」 朱信之不解的看著她。 裴謝堂兩手一攤:「我要是他,我也不能承認啊。我要是認了,孟家就完蛋了。孟家完蛋了,我的妻兒也完蛋了。我就算不為了自己,也得為了妻兒著想呀。所以,打死我,我都得閉口不言。王爺,你問他是問不出來什麼的,與其問他,還不如問另外一個人。」 「誰?」朱信之悶悶的,這事兒還能找到別的突破點嗎? 裴謝堂投給他一個恨鐵不成鋼的表情:「你笨啊,當然是問他那親親好媳婦了。」 「誰?」朱信之懷疑自己聽錯了,孟錦衣的妻子,年紀怎麼也差不多五十了吧,她一個深院老婦人,能知道什麼? 「所以說你們男人就是不懂。」裴謝堂笑眯眯的,欣賞一般的看著孟錦衣臉色劇變,她慢悠悠的說:「孟錦衣方才不是說了嗎?他那婆娘不喜歡他,但還是在他身邊睡了三十年,這三十年是怎麼過的,她又是怎麼來的孟錦衣身邊?」 「你是說……那位夫人不是自願的?」朱信之懂了。 裴謝堂讚許的點頭:「一個小姐,自願嫁給一個奴才,這個奴才得有多大的本事呀。」 不是她心存偏見,而是在東陸素來最愛講究門當戶對,要不然女兒家定然沒臉面。就算小姐肯,父母也不見得能答應。 這其中必定有陰謀! 而這個陰謀,她知道得一清二楚! 「來人,提審孟錦衣的夫人!」朱信之馬上轉身吩咐孤鶩:「孤鶩,你帶一隊人馬去孟家,若有人阻攔提審,一併關押。」 「是!」孤鶩立即應了,領了人往外走。 孟錦衣見狀,一直以來維持的理智終於全部崩潰,不斷的在鐵凳子上掙紮起來:「不準去,回來,不準去!不準碰她!」 「喲,還喜歡得緊。」裴謝堂吃驚:「就是不知道你那夫人是不是如同你一樣,對你也這般喜歡得緊。」 孟錦衣恨恨的盯著她,眼睛幾乎瞪了出來,一開始的偽裝和保護都被她擊碎了一樣,孟錦衣暴躁的咆哮起來:「毒婦,你這個毒婦!」 「跟我沒關係,下令抓人的是王爺,又不是我。」裴謝堂覺得很無辜:「王爺,你說句話嘛。」 朱信之涼涼的看了她一眼。 本來就是她提醒抓人的,但是看著眼前這個人嬉皮笑臉的模樣,又覺得異樣可愛,聽見孟錦衣辱罵她毒婦,心中反而覺得不舒服,便直了腰板點頭:「人是我讓抓的,若是無辜,自會放了。孟錦衣,你若還有良知,難道不是應該承認你的罪行,放你那妻子一條生路嗎?」 孟錦衣只恨恨的盯著二人不說話。 又等了兩三柱香時間,便聽見孤鶩的聲音:「王爺,人已經帶過來了。」 。… Read More »孟錦衣怒道:「她不喜歡我又怎樣,還不是照樣給我生兒育女,睡在我身邊幾十年!我孟錦衣雖然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之人,但在京城裡,還真沒我做不到的事。我要捏死一個人,就跟捏死一個螞蟻那樣簡單,你一個黃毛丫頭懂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