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allorywestacott

其他三人見狀也都站了起來,跟著行了一禮。

「上次在下想要宴請雲公子被婉拒,一直尋思著再找個機會,今日既然巧遇了,擇日不如撞日,給在下一個機會如何?」 風澤走上前微微一笑,骨子裡透出一股無形的威壓,像是天之驕子般的王者風範,在眾人面前笑道。 「如此,便有勞風公子破費了,請。」 雲傾綰深知眼下的情況不能再找借口拒絕,索性接受了風澤的邀約請他坐下。 凝竹和青無見狀連忙起身將碗筷拿開,很快便給風澤騰出了一方席位。 勿复相思 秦俊譽也沒有跟風家嫡子相處過,只知道在人間而言,他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 其父親風行是人間首領,而風澤就是下一屆首領,如今四城之主的准繼承人! 秦俊譽知道自己身份低微,風澤只是想宴請雲傾綰,所以他也跟著站起身想要讓到一邊,誰知才剛剛站起就被雲傾綰笑著提醒道:「阿譽,這菜肴果然不是徒有虛名,味道不錯,你快嘗嘗。」 風澤聽見雲傾綰這般親昵的稱呼秦俊譽,也將目光投在他身上,這樣一來秦俊譽也不好起身離席,只好硬著頭皮坐了下來。 「嗯!阿淵你喜歡就多吃點!」 「好。」 雲傾綰完全沒有因為風澤的到來而影響了自己的食慾,該吃飯吃飯,該喝茶喝茶,倒是秦俊譽如坐針氈,連筷子都沒敢隨便動一下。 風澤就坐在雲傾綰身側,見她絲毫不受自己影響,開口道:「雲公子,既已來西城,月底的比武大會是否有興趣參加?」 「沒興趣。」 誰料雲傾綰想也不想便拒絕道。 風澤有些詫異,像是雲淵這樣年少有為的青年才俊,多半都會爭取在比武大會上嶄露頭角,而他竟然沒興趣! 「那還真是令人遺憾,原本在下還想著在比武大會上和公子切磋下武藝,如此看來,倒是沒機會了。」 聞言,雲傾綰抬起頭看向風澤,見他眸中帶笑,倒不似有意刁難自己。 「風公子抬舉在下了,比武大會都是能人輩出,我這三腳貓功夫就不去丟臉了。」 「閣下謙虛了,能從靈戰榜第七名的宗永峰手裡搶來九尾狸,說你是三腳貓功夫,我可不相信呢。」 風澤試探性地看向雲傾綰,卻見她雲淡風輕面上毫無波瀾,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什麼。 「僥倖而已。就前幾日我還被那宗永峰的徒弟給綁架了,差點小命都交代在他手裡了!以後我得低調點,免得一不小心得罪了什麼人,以後別說是和閣下切磋,怕是連一起吃飯的機會都沒有了。」 雲傾綰故意透露了賈至合綁架過自己,好歹她也是拿到了風家羽令的人,在風家眼皮子底下被綁架,那賈至合確定不是在挑戰風家? 果然,此言一出風澤先前還彬彬有禮的笑意轉變成了一絲寒意。 「竟有此事?比武大會在即,西城防範鬆懈,免不了讓此等宵小鑽了空子,若是雲公子不嫌棄,不妨入住我們別苑,往後公子安危交給在下,自是不必擔心再發生此事。」 沒想到風澤順水推舟邀約雲傾綰一起入住別苑,這倒是讓她有些意外。 「多謝閣下好意,不過我閑雲野鶴一個,散漫慣了,現在住的地方挺好也清靜,就不去府上叨擾了。」 雲傾綰擺了擺手繼續吃飯,見秦俊譽傻愣著,也給他夾了幾筷子的菜。 「雲公子三番兩次拒絕在下好意,莫不是與在下之間存在什麼誤會?」 風澤見狀便也不拐彎抹角,打開天窗說亮話。 他自問對待雲淵還算客氣,一直以誠相待,奈何雲淵卻像是故意跟他保持距離似的一再推卻他的好意。 聞言,雲傾綰先是一愣,而後尷尬一笑,解釋道:「閣下多慮了。只是想著風澤公子這樣的人物,本就不該和我這種市井小民攪在一起,有失閣下身份。這頓飯我吃的很飽,也多謝閣下盛情款待,我還有事,就不影響閣下用餐的雅興了。」 「阿譽,我們走。」 雲傾綰站起身,對著秦俊譽瞥了一眼,如蒙大赦的秦俊譽連忙站起來屁顛屁顛跟上了她的步子。 「雲公子,若是改變主意,在下在別苑隨時恭候你的到來!」 風澤見一行人全部離去,連忙喊道。 聞言,雲傾綰笑著擺了擺手,倒也沒再說什麼,四人一同離開了清風酒樓。 從二樓窗口看過去,幾人有說有笑地消失在了街拐角,風澤看著面前幾乎未動的菜肴輕嘆一口氣。 雲華的身上已經被火燒傷多處,鬚髮也被燒掉許多,他艱難地爬起:「謝主人不殺之恩!」 吉特卻不再理他,轉對南笙,一臉擔心地:「如果不是雲族人,還有誰能有這樣強大,且和雲族相似的超能呢?」 南笙低頭不語。 吉特思索著,忽然驚恐地大叫:「他們,難道是他們又從其他星球回來了?!」 南笙也醒悟過來:「主人是擔心,是已經離開地球,遠去其他星球的yt307星球的雲族人回來了?!」 吉特驚恐地:「一定是的,一定的是的。這幾百年,雲族人被我們剷除以後,一直沒法再和他們聯繫,所以他們派新的使者回地球來調查,甚至是對付我的……」… Read More »其他三人見狀也都站了起來,跟著行了一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