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mitzisteed14505

濕濕的,有點涼,又有點熱。

「媽,你放心,我和小雲一定好好孝敬您。」 她開心的、甜甜的笑了。 兩人又靜了一會,她忽然道:「對了,小雲昨天跟我說,她今天晚上要參加一個什麼宴會。」 「噢,去唄!怎麼,行頭不夠?現在還有時間,我領她去買個好包。」 云云媽媽一聽,張凡捨得在自己的女兒身上花錢,不由得開心笑了,用小腿輕輕地碰了張凡的腿一下,責怪道:「豐年不忘歉收年,你現在生意做得好,不代表你永遠做的好,花錢還是不要大手大腳,小雲的衣服、包和首飾都很多了,你以後不要再給她買。」 「那……她是不是想讓我陪她去參加宴會啊?」 云云媽媽用豆角輕輕戳了張凡的腦門一下,「你真是個機靈鬼,小雲就是這個意思,但是她擔心你工作忙,抽不出時間,所以沒敢跟你說。其實她是非常想讓你陪她去的,因為現在學校里,還有社會上有好多小年輕人,每天死皮賴臉的追小雲,小雲想要你露一露面兒,讓那些追她的男人知難而退。」 張凡本來不希望和云云一起在公開場合露面,只要金屋藏嬌即可。 然而,眼下的情況有些特殊。這個要求是美麗的准丈母娘提出來,張凡如果不答應的話,云云媽媽肯定會產生誤會,她會誤以為張凡不想公開他與云云的關係,以便為將來拋棄云云留一條後路! 張凡明白,云云媽媽的心理負擔很重,把女兒許配給一個有家有口的男人,其風險之大,超出了一般當媽媽的心理承擔能力。 如果張凡再做出一些讓她懷疑的事情,那豈不是在她心上雪上加霜嗎? 更何況,這個要求也許是云云媽媽主動提出來的,為的是試探張凡的心呢。 女人心,細如針。 張凡想到這裡,便打定了主意,裝作很爽快的口氣說道:「一點問題也沒有!云云屁股後面總是圍著一群蒼蠅,我早就看著不爽了。」 云云媽媽擔心的勸道:「你就露露面兒就完事兒了,可別動手打人哪!」 她親眼見到過張凡是怎麼打人的,只要他一出手,就有可能出人命。 「媽你放心,我心裡有數。」 張凡心裡確實有數,只是擔心拳頭上沒數! 對那些糾纏云云的紈絝子弟,用拳頭說話是不二選擇! 張凡說完,掏出手機給云云打電話。 「云云,怎麼,今晚要參加一個宴會?要不要我陪你?」 云云說話的聲音非常小,顯然是在自習室里,「小凡哥,你如果能過來的話,那我太……太高興了。現在時間差不多了,你有空的話,開車過來,在自習室門口等我。」 「好的,我馬上過去!咦,要不要我買一束鮮花送你?」 「買什麼鮮花呀!都老夫老妻了,弄得跟王老五求婚似的,起雞皮疙瘩呀!」云云輕輕地笑道。 「還是買一大束玫瑰吧,這樣才能讓同學看出是我追你,才能抬高你的身價嘛!媽剛才說了,要我把你身邊的那些臭男人全部趕走,最起碼也要他們知難而退!」 云云一聽,非常驚詫,她的聲音聽起來有一萬分的驚喜,「什麼什麼?媽?你管我媽叫媽?」 張凡的手機是開在免提上的,云云媽媽聽得清清楚楚,張凡含笑看了她一眼,有幾分賣弄、幾分報功地說:「你是我媳婦兒,你的媽當然就是我的媽。告訴你吧,今天我已經正式跟媽改口了。」 「小凡哥……」云云的感動得快哭了,「你……你真好!快過來吧,人家急著見你呢!」 。 陸少羽應下,拉着文漸便要走,文漸見到坐在原地的花想容,讓他先走,她稍後就來。 逆天邪神 陸少羽當然知道文漸要幹什麼,雖然不情願,也還是走了。 蕭子讓回房了,庭院中只剩下花想容和文漸兩人。 文漸坐到花想容前面,輕輕笑了,對她道:「阿容,我沒有怪你的意思。是我自己要去吃那蓮藕羹的。」 花想容紅了眼眶,強忍着不要哭出來,她道:「你中毒,本就是受我連累。這解藥我是無論如何都會給你找來的。」 「生死有命。」文漸道,「說是你連累我,卻也和你沒有關係。」 花想容低眸,無言。 「無論我此劫是死是活,你這個朋友,我文漸都交定了。」 文漸笑着,對她說。 花想容猛一抬頭,眼裏的淚水被她生生逼回去。 文漸還活着呢,哭什麼哭。 她良久,只應了聲:「好。」 子時三刻,同樣的庭院中,此時已經沒有任何人。 蕭子讓站着庭院的那棵桂花樹下,晚風微涼,吹起他的髮絲和白死的衣袂。 他低聲說了一句:「出來吧。」… Read More »濕濕的,有點涼,又有點熱。

昏倒,被送到保健室的可能性是零。校長有這樣裝修保健室的財力,早就可以吃喝玩樂一輩子不用愁了,還開什麼學校?她清楚記得最後兩個同學臉上驚駭的表情,那樣子不像看見她被打暈綁走這麼簡單,而像是看到什麼匪夷所思的事情似的。

「的確,有誰會在學校里綁架,還是在那種時機點,在老師同學面前……」 猜不透。身為優等生的冰宿,解數學題的方法可以有幾百種,但面對這類怪奇事件,就一籌莫展。 定了定神,她注意到身上的衣物不知何時被除去,換了件質料輕軟的長裙。冰宿俏臉生暈,內心十分惱怒。從小到大,她從未受過如此折辱! 但時刻保持清醒的理智是冰宿最大的優點,她立即按捺住怒火,再度打量周遭,驚訝地看見自己的手機、卡包等物品都被整齊擺放在床頭柜上。 這裏的主人還真有自信!冰宿不假思索,抄起手機按下一連串號碼,鎮定等待。然而手機只是不斷發出滴滴的忙音,半天沒有人接。 原來如此,這就是他自信的理由嗎?冰宿沒有很失望,如果能聯繫上外界她才會奇怪。放回手機,她跳下床,走到窗邊,一把拉開窗帘。出乎意料,窗台上沒有林立着鐵欄桿,鎖著兩扇木格子窗的鎖也不難解。瞄了眼環扣,她就看出門道,扣動機簧,推開窗戶。 「啊…啊嚏!」 冷不防一股充滿水氣的風迎面吹來,冰宿打了個噴嚏,這空氣是那麼清新,潔凈得令她的肺部一時無法習慣。看清窗外的景緻,少女頓時倒抽一口涼氣,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宮殿樓宇,亭台水榭,綠樹送爽,花團錦蔟,一派極樂仙宮的瑰麗景緻,冰宿卻一點也笑不出來。遠處隱約可見城牆塔樓哨兵的槍頭反射陽光刺痛雙目。一瞬間,少女有一種墜入中世紀歐洲古堡的錯覺。可是那些宮殿的式樣又不是她熟悉的哥德式或羅馬式,所用的石材也不同。 不是中國…這裏不是中國……我到底昏倒多久了!? 冰宿支著窗枱的雙手微微顫抖,一瞬間想要跳下去逃跑,可是這裏目測在十米以上,拉上窗帘和床單也…… 突然,她握緊雙拳,恍悟自己的失常不是因為眼前陌生的景緻,真正的原因是—— 猛地挺直背,冰宿轉過身,厲聲喝道: 「出來吧!我知道你一直在看我!」 ****** 椅上的人動了動,輕彈了下手指。側立在他身旁的白袍青年上前一步,收回擺在他面前的遠視水晶球。 「法利恩。」 「是?」 「叫艾德娜去。」端坐的男子雙眸半闔,十指交叉置於胸前。大神官法利恩·羅塞深施一禮,走向玄關,右手按上門把時,回首問道:「您覺得如何?」 「可以會會。」東城城主羅蘭·福斯微微一笑。 ******* 當會客室的門打開,冰宿正專註研究立體地圖。 她知道艾德娜正從頭到腳,連根頭髮絲也不放過地仔細打量她,眼光不是監視而是好奇。冰宿納悶:難道這裏的主人不知道他綁的究竟是個怎樣的對象嗎? 當時她吼完沒多久,門就被推開,走進一個年輕的女性,開門見山請她去見一個人。冰宿沒有意外,讓她驚訝的是來人的外表和口音。女性有一雙與發色相同的奇異紅眸,身穿式樣像軍服的貼身窄衣,從站姿和身段看也像軍人,最奇怪的是她吐出的竟是標準的中文。 冰宿試着報出姓名,再次出乎她意料,對方很大方地回報自己的名字,只要求她還有什麼問題路上再問,免得「大人」久等,然後引領她來到這間比那間卧室更華麗的會客室。 好罷,我承認自己來到外星球或異次元了。 看到立體地圖,冰宿就明白自己不在地球上面。 這隻擺在房間中央,像是立體模型的東西非常精巧,玻璃罩裏面懸浮着一隻星球模型,栩栩如生,青藍色的球體十分美麗,可以直觀地看到三座大陸,其中最大的大陸就是她所屬的艾斯嘉大陸,最讓冰宿奇怪的是大陸上方居然分散漂浮着五座空中陸地。 「艾德娜,這五個島嶼如果真的是空蕩蕩飄在半空中,一不小心,上面的居民豈不掉下去?」 「不會的,有城牆和結界攔著。」 「結界是什麼?」 「嗯,就是魔法屏障,據說上界大陸能漂浮起來,也是因為魔法的力量。千年前的降魔戰爭,為了封印境內的高等魔族,能人志士發動封魔陣,切割山峰升起,形成籠罩魔導國上空的五座浮遊大陸和看不見的魔法陣,這個封魔陣長久以來都是王室和各城的魔法公會分部維護。」 冰宿好奇極了,她平常不看動畫和雜書,也就不知道什麼是魔法,但聽起來,真是宏偉極了的技術,居然能做到地球的科學技術都做不到的事情。 「下次你帶我去看看那個結界!」 「是。」 頓了一會兒,冰宿又問道:「那你們是怎麼下去的?還是你們只能待在上面?」 「一般用空浮舟來往,高階法師可以用魔法公會的轉移法陣下去。」 「空浮舟?高階法師?轉移法陣?」 艾德娜露出苦惱的表情:「我只是個軍人,所以也不是很懂……」 「哦。」冰宿遺憾,恨不得馬上抓個法師來問個明白,「對了,這裏是哪座空中陸地?」 女軍人笑道:「這裏是東城伊維爾倫的上界王宮。」 東城伊維爾倫。冰宿默默復頌這個拗口的名詞。這時傳來咔一聲微響,似是開門聲。冰宿轉過頭,正好看見兩扇雕花巨門的一扇緩緩由外推開。 時機抓得真好。冰宿懷疑來人的出現是計算好的結果。 當先走進的是一個二十上下,身穿白色長袍的青年,頭戴藍水晶的頭環。一走到室內,他立刻退到一邊,迎進另一名男子,再伸手關上門。 是…主僕嗎?… Read More »昏倒,被送到保健室的可能性是零。校長有這樣裝修保健室的財力,早就可以吃喝玩樂一輩子不用愁了,還開什麼學校?她清楚記得最後兩個同學臉上驚駭的表情,那樣子不像看見她被打暈綁走這麼簡單,而像是看到什麼匪夷所思的事情似的。

一大碗的陰陽王源,在歐陽慧倫體內不斷翻滾涌動。

一時間,歐陽慧倫血肉律動,骨頭咯吱直響。 那陰陽王源很厲害,就像是利刃一般,將凌風的血肉全都撕裂了開來,令歐陽慧倫悶哼數聲,只能咬牙硬生生挺下來。 「噗,噗,噗……」 如果靠近歐陽慧倫的話,可以清晰的聽到血肉被破碎的聲音,而歐陽慧倫的臉,也從紅潤變得蒼白起來。 太疼了,也只有他這樣經歷過一次次熬煉,熬過來的體修才可以承受下來。 體修,每一步的晉級都是非常痛苦和折磨的,也不是所有的體修都能一直晉級下去的,很多在半途中就承受不住而夭折死掉了。 「哼!」 歐陽慧倫悶哼了一聲,眉心緊蹙了起來,周天星辰訣全力的運轉。 他的每一寸血肉都在顫動,吸收著陰陽二氣,化成一個個小漩渦,在血肉、骨骼上浮現出來。 初時,那小漩渦很清淺,幾乎都看不見,可是,兩個時辰之後,就顯化了出來。 就像是一個急速旋轉的圓月彎刀,帶著一股肆虐般的風暴。 不久后,那陰陽二氣突兀地燃燒了起來,將整個身體都包裹了起來,而一絲絲黑煙,正從歐陽慧倫的體內散發出來。 那是他體內隱藏較深的少量雜質,現在被陰陽二氣進一步洗禮了。 歐陽慧倫的血肉與骨頭都更加晶瑩了,在金銀的火焰中,就像是閃耀的寶石一樣。 「嗤!」 忽然火焰一下子暗淡了下去,隨之撕裂感也隨之消失了,這讓得歐陽慧倫微不可查的皺了一下眉。 那一大碗的陰陽王源,全部被吸收了,但是,無垢之體竟然進步卻不大。 他需要更多的陰陽王源! 「呼~~~!」 歐陽慧倫輕吐一口氣后,又取來了一大碗吞了下去,陰陽之氣在頃刻之間就化成了沸騰的火焰,在他體內燃燒了起來。 而這只是一個開始…… 「卧槽,這貨太不要臉了,竟然用最大的碗!」 不久后,金麻雀醒來睜開眼睛,一絲金銀光從眼底閃過。 它並沒有急著進化,而是先引導陰陽王源將金紅靈氣都洗禮一番,令其正向著陰陽靈氣轉化。 從靈氣的品質上來說,它更厲害。 只是,當金麻雀發現凌風竟然無恥的用了最大號碗后就有點炸毛了,。 這完全就是小覷它啊,鳥怎麼能吃虧呢? 於是,它也撿起了歐陽慧倫那超大號的碗裝滿,昂頭一口吞了下去! 「┗|`O′|┛嗷~~!」 下一刻,金麻雀就凄厲的慘叫了一聲,身上陰陽二氣如煙霞一般噴薄起來。 汩汩蒸騰而強大的衝擊力,將它都頂飛了,血脈激蕩得簡直快將它給整個撕裂了。 之後,人們就看到了一幕奇景。 在兩界山脈的第三山頭上,一隻鳥渾身冒煙,不斷有著黑色的物質飛了出來。 它滿山亂跑,跌跌撞撞,發出狼嚎一般的聲音…… 「貪心就如鳥了!」 當眾人睜開雙目的時候,都完全忍俊不禁的大笑了。 這鳥完全就是死性不改,自作自受啊! 歐陽慧倫那是體質強大,肉身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一小碗的陰陽王源,對他根本就起不到什麼作用,所以才改用大碗。 而金麻雀可不是煉體的鳥,自然不可能承受得了了。 隨後,他們又喝下了一小碗陰陽地源,自顧自的閉上了眼睛。 。 「有沒有什麼想說的?」 突然,一道冰冷的聲音傳進了耳中,喬思語轉頭看過去,只見厲默川面無表情,幽深的黑眸里透露著一股寒氣,彷彿下一秒就要將她扔出車似的。 「靳老爺子心臟病複發住院,我就過來探望了他一下。」… Read More »一大碗的陰陽王源,在歐陽慧倫體內不斷翻滾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