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nathaniel7482

他捧著一束花,不是似火的玫瑰,而是一把純白的蒲公英,他咧著嘴笑着,像是當年那樣沒心沒肺。

「歡迎,光臨。」路明非想了很多台詞,最後還是給出了一句奇奇怪怪的話。 「噗呲。」陳雯雯輕輕笑了出來,「你這個包場的主人怎麼像是接代的工作人員。」 路明非撓了撓頭,「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的文學素養也就那樣,就是絞盡腦汁也比不過你的。」 「虧你還天天泡在文學社裏當幹事。」陳雯雯似乎又回到了那些在文學社的日子。 那時候的日子過得很慢,每天都盼望着長大。 長大了就可以去見更大的世界,去更自由的地方。 「嘿嘿。」路明非將那一束蒲公英遞給了陳雯雯,「給,等會起風了,就散了,快拿着。」 陳雯雯接過了那一束蒲公英,又瞥見了路明非的衛衣上沾著蒲公英的毛絨。 「你去河邊了?」陳雯雯記得,她之前和路明非曾在公園的河邊散過步,那是他高中三年之中,為數不多和路明非單獨相處的畫面。那河邊,開滿了漂亮的蒲公英。 「等你的時候就過去散了散步。」 「為什麼送我蒲公英?」陳雯雯低頭看着那純白的蒲公英問著。「送蒲公英的,我還是第一次見。」 「我本來是想送梔子花的,但偶然看見了蒲公英,我就覺得,這個應該最適合你。」路明非的眼神有些害羞地閃躲。 「謝謝,我很喜歡。」陳雯雯像是以前那樣溫柔地笑着。 這時候,路明非才發現,陳雯雯還是穿着以前那條純白的連衣裙。今晚,她沒有化妝,但她卻依然美得動人,像是純白的蒲公英一樣。 其實,從五官來說,三位班花之中,最好看的應該是小天女才對。可,路明非就單單最喜歡陳雯雯,喜歡笑起來宛如春風般和煦溫柔的她。 果然,笑起來的陳雯雯才是最美的。 「額,我們,進去吧。」路明非過了這麼久,在她面前還是忍不住地會緊張。 「嗯。」陳雯雯點着頭,輕聲應着。 空曠的大廳里,只擺放了一張桌子,蒲公英侍者輕輕插入了漂亮的品種,成了桌上最美的裝飾品。 「要喝點什麼?」路明非問著。 「嗯…..柳橙汁吧。」陳雯雯答著。 「好,那我也要一杯可樂。」路明非笑着。 侍者輕輕點了點頭,立馬開始吩咐人準備。 這兩個人真是奇怪,在這裏有上好的紅酒,有全城最好的調酒師。但他們,卻一個喝着橙汁,一個喝着可樂。 就像是兩個沒長大的小屁孩兒一樣。 主廚們開始把精心烹制過的菜肴緩緩端上桌子。 陳雯雯優雅的切下了一小塊鹿肉,輕輕的放入了口中,隨後又看了一眼那瓶中純白的蒲公英。「我以前怎麼也不會想到,我們兩人,會有這樣的場景。」 「其實我之前有想過的,不過那時候我都是當作我自己做的白日夢。」路明非抬頭望了望陳雯雯,她散著秀麗的長發,一舉一動中都透露著溫柔。 她素麵朝天,像是以前一樣一點沒變,或者說,是她在今晚,又變回了那個坐在佈滿爬山虎的老牆下,一個人安靜讀著書的文學少女。 餐館內播放着周杰倫《七里香》的純樂版。也許這樣的餐館應該適合的是,那種鋼琴伴着小提琴的高雅交響曲。 但,路明非還是選擇了他高中時期最喜歡的流行音樂。這調子,更適合他們。 「以前的事情,回憶起來就像是一場夢啊。」陳雯雯微微低下了頭,臉上染起了一抹緋紅。她當然知道路明非過去喜歡她,可…..陳雯雯有些猶豫,有些糾結。 中刚 突然,安靜的場館內變得有些吵鬧。 一個記者和一個攝像機的攝像師,在侍者的阻攔下,依然闖進了餐館。 「不好意思,我過去看看。」路明非起身,走了過去。 「怎麼了?」路明非輕聲問著。 那個記者看着路明非獃滯了片刻,這個全身穿着地攤貨的大男孩就是手氣闊綽到一個人包下整個米其林三星餐館的富豪? 「我們是電視台美食節目的主持人,今天我們收到了一則消息,您今晚包下整個餐館。想來肯定是一個很有品味,對美食很有見解的人,所有我想來採訪你。」記者說明了他的來意,「你方便的話,一會兒就好。」 「哈哈,這樣啊。」路明非沒想到,尚卿文把擺場搞得這麼大,這都驚動了電視台了。「我其實沒什麼品位的,如果你們問我什麼紅酒有什麼特點的話,我是搭不上來的。不過可樂的話,我更喜歡可口可樂。」 「這….那我們可以拍一下你們的菜品和用餐環境嗎?」記者愣了愣隨後又問著,他不甘心自己跑了這麼遠來找素材,最終卻無功而返。 「你們如果實在感興趣的話,就在這裏拍一會兒吧。」路明非不是刻薄之人,並不介意太多。 「甜點的蛋糕上要寫什麼呢?」侍者問著,最後上場的蛋糕上面要留什麼字。 許多客人都喜歡在這家的蛋糕上留下:Iloveyuo或者嫁給我,之類的字樣,聽說表白成功率非常之高。 「嗯…..」路明非思索了一下后,「就寫: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吧。」… Read More »他捧著一束花,不是似火的玫瑰,而是一把純白的蒲公英,他咧著嘴笑着,像是當年那樣沒心沒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