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nbywilhemina

宋靈樞,你從未喜歡過孤,孤是好是壞又有何用?你從未喜歡過孤,就算孤為你冒天下之大不韙你也只會說孤錯了對么?你從未喜歡過孤,可孤為何如此……喜歡你呢?

這場對話最後又是不歡而散,宋靈樞回到太醫署,便看到了秋獵隨行的御醫名單,毫無疑問的,那上面赫然寫着自己的大名。 宋靈樞欣然接受,只是請了幾日假,回宋府收拾行囊去了。 元溯帝之所以如此重視這次的狩獵,原是因為幾日前,那北邊的狄人派了使臣來到長安。 這北狄王不是個好相與的,派來的使臣也一個比一個刁鑽。 狄人帶了一匹性子躁烈的狂馬說是貢禮,謙卑的說想一睹天朝的馬術,其實卻是包藏禍心,縱着那馬傷了不少馴馬師。 最後還是陛下身邊的裴虎將軍親自上陣,才將這烈馬降服,給了狄人一個下馬威。 宋靈樞在心裏思索了一番,似乎前世她油盡燈枯之時,我朝正與這狄人在邊疆打的火熱。 狄人便是一匹不好降服的烈馬,若是不好好打磨一番,恐怕遲早成為我朝心腹大患。 故而比起往年秋獵過家家的場面,今年顯得尤其重要。。 陳平! 狡猾如鬼,精明如狐,是一個稱得上鬼狐這個名號的男人。 而且其人做事狠辣,算計無雙,其手段無所不用其極,陳平是這個世界上,除了范增與尉繚之外,為數不多能夠與張良斗一斗的人。 所以在一開始,藉著公羊群之建議,將陳平放在了廬江郡之中,為的就是這麼一天,只不過在當時,這只是嬴政隨意的一棋,隨意到他都沒有想過局勢會朝着這方面發展。 只不過,這樣發展也不錯,至少可以見證這個時代,兩大頂尖謀士在楚地交手,將楚地化作戰場。 當經歷了短暫的和平,沒有了戰火的歲月,人們早已經沒有了戰火紛飛的那段時間更為的有血氣,在這個時候,若是兩大頂尖謀士以楚地為戰場,楚地國人百姓將會重溫亂世。 只有亂了,才會思安。 從一開始,嬴政就對張良判處了死刑,他可以接受項羽,但是不能接受張良,對於一個對自己有殺意,而且付諸行動的人,只有死亡才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相夫雲走了,嬴政站在書房之中思考着下一步的戰略構想,現在的大秦帝國就像是一輛戰車已經全方位的發動,想要停也停不下來了。 不光是國內的工程需要修建,更有戰爭在遼東爆發,土地改革在中原開始,這一切的一切都將是一個機會,一念向生,一念向死。 …….. 九原河南地。 滿地都是屍體,大秦的精銳與匈奴的騎兵,已經對戰不止一次,這一刻已經在打掃戰場,防止屍體腐爛,發生瘟疫。 自從項羽與龍且北上九原以來,幾乎每一天都在戰爭,若是這是戰後,項羽等人必然已經有了爵位在身,只不過這是戰時,戰功都在統計之中。 等到戰後才會賞賜,得到皇帝的賞賜。 畢竟賞罰之權,在大秦帝國之中,只有嬴政一個人才有,這是帝王的根本之權,任何人都不能染指。 蒙恬心裏更為清楚這個底線。 「大將軍,咸陽來了陛下的詔書!」 看了一眼中軍司馬,蒙恬目光閃爍了一下,將詔書接了過來,然後打開一看,沉吟了半響,道:「去將韓信與項羽找來!」 「將軍,此刻的韓信便在幕府之中,但是項羽正在前方軍中參與戰鬥!」 聞言,蒙恬點了點頭,隨及解釋,道:「按照時間,戰鬥的已經結束,現在正在打掃戰場,讓龍且留下,涉間坐鎮,讓項羽立即前來。」 「諾。」 點頭答應一聲,中中軍司馬轉身離去。 蒙恬站在幕府之前,眉頭微微皺起,他見識到了項羽的恐怖戰力,這個人簡直就是為了戰場而生,不光是勇力絕世,對於戰機的撲捉更是登峰造極。 纵恣 同樣對於軍人士氣的掌控,也達到了一個高度,在蒙恬看來,這樣的人,若是繼續留在九原之上,封侯只是時間問題。 而且他更是得到了一個消息,那便是嬴政曾經對着項羽直言,只要是項羽在戰場之上建功立業,西楚候之位他為項羽留着。 這種看重,是一種很大的殊榮。 蒙恬心裏清楚,在大秦帝國之中,年輕一輩還沒有人得到始皇帝這樣的讚譽。 而韓信也是不簡單。 雖然只是九原幕府之中的一介文吏,但是對於戰爭的見解獨到,在蒙恬看來,這個青年有將帥之才。 他一直也暗中指點韓信,他相信,假以時日北地軍需要一個統帥。 而蒙氏之中,雖然也有天資不錯的後生,但是相比於項羽與韓信還是差了一點,erec他已經將這兩個人看上了,而王賁這傢伙很明顯就是想要截胡。 這自然是蒙恬不願意的。 兩個名將的胚子,他自然是不願意放棄。 只不過,詔書之上,只是寫着暫時借調,還是北地軍之中的人,這才讓蒙恬不至於抵觸,當然了也因為這是嬴政的詔書,而不是王賁的請求。… Read More »宋靈樞,你從未喜歡過孤,孤是好是壞又有何用?你從未喜歡過孤,就算孤為你冒天下之大不韙你也只會說孤錯了對么?你從未喜歡過孤,可孤為何如此……喜歡你呢?

圖薩不情不願地把手朝宋九月伸了過去。

「不用,我不需要把脈,我就看你的氣色,就知道,你最近火氣大,睡眠不好,有口臭,還便秘,對吧?」 宋九月這話一出,聽得祁明修噗嗤一聲笑出了聲。 這禁軍頭子也是不長眼睛,以為女人好欺負,就拿宋九月開刀,想要給落日圖一個下馬威。 誰知道,宋九月,可是他們裏面,最厲害的。 葉老頭和他們三師兄弟,平時都不敢輕易招惹宋九月的,這小子居然不怕死的往上湊,大概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吧。 馮昭嘲諷的看着李永清,「你認為我不敢動你?」 李永清一臉你奈我何的表情,「你不過是個沒有品階的黃毛丫頭,我可是嘉陵長公主封地的人,皇上一向敬重長公主,你敢動我嗎?」 要是換做旁人,包括君天瀾,都會對嘉陵長公主有所顧忌,可是,她馮昭不會,恰好,還有一個君無紀也不會。 「巧了,你可知道你面前這個丫頭在京城最近可是幹了幾件出了名的大事?」 君無紀搖著摺扇走過去,笑嘻嘻的說,「本皇子猜你也不知道,你可知我家阿昭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幾個月前將馮昭公主的女兒華平郡主打得臉毀了容,之後又將其打得卧床不起!」 「她連嘉陵長公主的女兒都敢動,你覺得你一個封地知府算什麼?」 君無紀越說,李永清臉上的表情越黑,沒想到這個女子居然如此的狂妄,連嘉陵長公主也不放在眼裏! 「我可是堂堂的一洲知府,今日不論是王爺,還是你這個黃毛丫頭,都不能拿我何!」 李永清心中發虛,可是氣勢上面仍然是一臉硬氣,只要今日這個罪沒有定下來,那麼一切都還有轉圜的餘地! 馮昭知道他是在等人為他開罪,等她一回京,作為梁州使者的身份沒有了,那靠在嘉陵長公主的面子上,他還真的有可能撿回一條命! 可是……不會給他這個機會。 「你若真是這樣以為,那就是太小看我蕭昭寧了!」 「刷——」 馮昭伸手從驚嵐背上取下一把劍,霎時一陣寒光閃過,緊接着,冰涼的劍尖就指向了李永清的喉嚨。 「你可知,這把劍叫什麼名字?」 李永清看着劍上的雕花龍紋,身子不可控制的顫抖了一下。 「龍吟劍!」沈遠風驚呼出聲。 緊接着其他人也認出了這把劍,因為普天之下,敢在劍上面刻着龍紋的,也就只有皇上了。 在場的眾人都沒想到,今日竟然能夠有幸一睹這傳說中的龍吟劍,個個都面帶興奮的打量著。 「皇上在我出行前,曾交給我兩件東西,一是金牌,見牌如見皇上,可號令百官!二是一把龍吟劍,可斬貪官,可誅奸臣!」 「李永清,你以為皇上就真的不敢動長公主的人嗎?你莫不是忘了,這個天下到底是誰的了?」 聽完馮昭的話,李永清臉上的囂張氣焰終於也一點一點的消失殆盡了。可嘆自己一開始就押錯了寶! 「但我願意再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說出你背後是誰指使你動用災銀,殺死何總督的,可以將功補過,從輕處理!」 見他此時氣焰已經有消散,馮昭開始放緩了語調勸解。 李永清苦笑一聲,「那人位高權重,我即便是說出來了,又能怎麼樣?橫豎不過是一死!」 「那你可有想過你的女兒李妍?大好的一個姑娘,從此成為罪臣之女,不是發賣就是為奴,你當真捨得嗎?」 說道李妍,馮昭果然從李永清的眼中看到了一絲猶豫和鬆動。 「妍兒……」 李永清眼睛泛紅,漸漸的開始濕潤。 「你若今日說出那人是誰?我蕭昭寧向你保證,會護住李妍的周全!」 馮昭的話,讓李永清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希望,凝眉思索了一會兒,他抬頭看着馮昭。 「你以何為證?」 「以性命為證。」馮昭一字一句的說。 李永清聞言一震,死死的盯着馮昭,似乎是在掂量她的話有沒有可信度,馮昭也直直的迎視着他,毫不示弱。 一旁的君無紀早就跳開了,「阿昭,你如此護著李妍那個丫頭作甚麼?直接將這個老頭定罪交給衙門就是了!」 馮昭白了君無紀一眼,示意他住嘴。 李永清眸光閃了閃,最後似是下定了決心似的,張嘴說道。 「只要你能夠保全我的妍兒,我什麼都告訴你!」 馮昭聞言,臉上閃過一絲欣喜,問道,「那你說,是誰指使你的?他有什麼圖謀?」 「此人位高權重,又蟄伏多年,此人便是……呃——」… Read More »圖薩不情不願地把手朝宋九月伸了過去。

片刻之後她掛上電話,笑眯眯的看向趙曼:「瞧,成了。」

趙曼:「……」 該死,這下她真的動心了,陸晚初說的沒錯,做替身比拍戲有前途多了! 池總裁的鈔能力還是很強的,再加上陸晚初要的「小師妹」不是什麼女一女二之類的重頭角色,所以很快陸晚初就得到了消息,明天去《寒天》劇組試鏡,只要表現別過於糟糕,那麼這個角色就是她的了。 第二天,陸晚初和趙曼按照約定的時間稍微提前一點來到了劇組。 導演王楚帶著編劇走了進來,但是令眾人意外的是,跟在他們身邊的還有一個人,身材高大修長,五官深邃俊美,哪怕只穿著一身普通的休閑裝,卻彷彿行走在萬丈T台上,耀眼的令人不敢逼視。 影帝謝雲澤。 我会一直等 他臉上帶著優雅溫和的淺笑,一邊走一邊說道:「王導,我在咱們劇組就是個配角,試鏡這種事情讓我參與不太合適吧?」 王導演笑道:「快別謙虛,要不是我跟你老師還有點交情,根本請不到你這個國際影帝來給我們客串好吧?誰不知道你挑本子挑角色的眼光在圈裡都是出了名的好,別跟我客套,來替我掌掌眼!」 王導說完不由分說把謝雲澤按坐在了自己旁邊的座位上,謝雲澤見實在沒法推脫,就順水推舟坐了下來。 謝雲澤看似隨意,但其實從他的角度可以把屋子裡所有人的反應都盡收眼底。 陸初晚和趙曼過來的慢一些,一進門,看到那坐在導演身邊的男人,趙曼快速的扯了扯陸初晚的衣服,小聲的提醒:「謝影帝。」 陸初晚淡淡的掃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謝雲澤這種人,肯定不會喜歡主動湊上去倒貼的,她並不著急。 正想著,突然被人狠狠的撞了一下肩膀,力度太大,讓她差點沒站穩往前沖,還好被趙曼拽了一把,才堪堪站穩。 正想要說話,眼角的餘光,卻是瞥見了那個撞了自己的女人右耳後面那一顆紅色的小痣,眼底迅速的浮上一抹嗜血的紅,目光直直的看著那距離自己不遠的女人,不肯移開目光半分。 「你不長眼睛啊!」趙曼瞪了眼撞了人也不道歉的女人,沒好氣的罵了一句,又開始在陸初晚的耳邊小聲的說話,「剛剛那女人叫宣玲,原本小師妹的角色內定是她的,我敢打賭她剛剛撞你是故意的!」 第98章深夜談心 蘇招娣很是不能理解,他妹妹不願意跟他們在一起,怎麼還是他們虧欠了她呢? 不過這是人家季溟家的事,她始終是把自己當外人的,不便參與,也沒立場說什麼,於是便也沒再多問。 季溟深吸了一口氣,扭頭看着蘇招娣道。 「我說了這麼多,其實就是想說,我娘沒有壞心眼的,她很不容易,你以後對她尊重一些,你對她好,她會加倍對你好的,她就是這樣的人。」 蘇招娣只是笑笑,不想說什麼,她從來不是什麼善良的人,若吳氏真的不識好歹的觸到她的底線,她可不管她是不是季溟的娘,她沒那麼多心思放在跟婆婆的爭鬥上,她的身上背負着血海深仇。 「怎麼?你不會對我喊打喊殺了嗎?」 「如果你真的傷到了我娘的話,我會的,而且會盡全力。」季溟看着蘇招娣,眸光認真。 蘇招娣無所謂的聳聳肩,她可從來不會怕他,她的實力或許很難恢復到以前,但一個季溟還真的不能把她怎麼樣。 「你以前參過軍?」 蘇招娣敏銳的感覺到,在她問出這句話后,季溟的身體似乎一下子變得緊繃起來,眼神也有了變化。 他忽然站了起來,提起油燈就走,不過走了幾步,又回頭對蘇招娣道,「很晚了,你早點兒休息吧,估計傢具很快就好了,等傢具搬進來,你就不用再跟我們擠一個屋子了。還有,蓋房子的銀子,我會還給你的。」 蘇招娣眼睛微微眯起,這個季溟對於參軍的事居然如此諱莫如深,看來也是有故事。 季溟走出新房,嘭的關上身後的門,仰頭望天,清冷的月光下,他顯得落寞又孤獨。 輕輕嘆了口氣,邁步便準備回茅屋,卻看到一道身影急匆匆的打開茅屋的門走了進去,他無奈搖頭,他這個娘啊,刀子嘴豆腐心。 第二天一早,蘇招娣起來洗漱過後,便依舊如以前一樣坐在了桌子上等早飯。 吳氏端著一大盆清粥出來,就看到她那副樣子,頓時臉色又沉了下來,直接把一盆粥重重的放在了桌上,雖然不喜,但沒再指揮蘇招娣去做什麼。 倒是蘇遠清跟小蘿非常勤快的幫着拿碗,拿筷子,小蘿還小心的給大家盛粥。 季老三跟季溟都沒說什麼,端起自己的碗喝粥,蘇招娣也喝了兩大碗,喝完就直接起身,對着新房喊了一聲。 「小虎,走了,我們上山去。」 小虎早上吃的是季溟從村裏一些人家用玉米面換來的糠,糠拌著玉米面跟之前燉菜留下來的油湯,它太能吃,一般人家真的是養不起它的,即便是季家,也不可能給它吃飽,所以它才會餓成了皮包骨。 小虎聽到蘇招娣叫它,嗷嗚一嗓子,大舌頭一卷,把盆里剩下的一點兒糊糊舔乾淨,快速沖了出來,它衝到蘇招娣面前,溫順的垂下了腦袋。 蘇招娣雙腳一跺地面,便躍到了它的背上。 「走,我們出發了。」 小虎回頭朝季溟看了一眼,見季溟沒叫它,它便馱著蘇招娣快速奔出了院子。 昨天蘇招娣上山遇到了那些人,處理他們費了一番時間,之後打掃戰場更是費了不少時間,所以她一點兒草藥也沒採到。 其實那些士兵身上也是有點兒東西的,但是蘇招娣怕引來麻煩,所以什麼也沒拿,直接燒毀或者掩埋掉了。 今天她沒走昨天的道路,再加上有小虎帶步,她今天走的遠了些,不過是從左邊走的,九轉還魂草她就是從那邊發現的,所以今日她想再過去看看,若是還能找到,拿出去賣了錢,她就能買些種子了,種到空間中看看能不能存活。… Read More »片刻之後她掛上電話,笑眯眯的看向趙曼:「瞧,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