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nwhjessika

之後,趁還有些時間,歐陽慧倫便拿出神獸玄武龜殼在小鐲靈的指導下開始煉製仙器寶衣。

敖貝貝覺得無聊,嘴又開始饞了,便纏著歐陽胤恆讓其幫他煉製丹藥去了。 護道者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簡直要瘋了。 這是對什麼父子啊,這麼妖孽真的好嗎? 還要不要讓別人活了? 這要是讓他知道,這對父子還會其他的,恐怕真得非瘋掉不可。 天亮一出乾坤鐲空間,護道者受不了這打擊,便隱去身形不知所蹤了。 歐陽慧倫也不覺得奇怪,直接召集軍團與旭公公匯合,登船出發。 ————————————- 大風起! 巨大的浪花拍打在船體上啪啪作響! 天更加陰沉了,雨點開始變大! 兩小嬉笑著跑回船艙繼續玩樂,與朱剛鬣這個活寶竟然比拼起吹牛來。 歐陽慧倫嘴角微勾了一下,遂抬頭望向遠方無盡水面的盡頭,彷彿能穿透空間看到水岸之上那密林背後血色殺戮。 一大早,歐陽慧倫就收到飛鴿傳書,湖岸的那片密林里,大秦國前來接應的先頭部隊暗衛在一天前已發現大量的蒙面武林高手,並已經交手好幾次,雙方均有傷亡。 歐陽慧倫眼神憂慮,自昨晚煉製完仙器寶衣后便一直心神不寧的,總感覺像是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將會發生,但思索整夜,就是沒想出到底哪裡存在漏洞,這才會一登船后就站在大船閣樓頂端透透氣。 歐陽慧倫越想越心亂,眉頭深鎖皺成了倒八字。 到底是什麼呢? (下午稍晚兩更!) 今日上PK,厚著臉來求票票! 希望各位讀者大大鼎力相助,謝謝! 。 秦佳一臉怒意,回眸盯著他。 「忘了給你一樣東西。」蘇承晟說著,拿著個盒子放在桌上,推到唐南綰的面前,說道:「燕景霆說你冬季會頭疼,這是他讓醫生配的。」 「走了。」蘇承晟說著,轉身就走。 秦佳反應過來時,他已經走遠了。 唐南綰拿過葯打開,熟悉的氣息撲鼻而來,在燕宅的時候,以前每年她都要吃這種葯才睡覺。 「葯的成份加了些補藥進去了。」唐南綰嗅了嗅,低聲說道。 指尖捏著一顆葯,丟進嘴裡,熟悉的味道在舌尖上散開,融化後進入喉間,其間還有淡淡的清涼的感覺襲來,整個人突然身心愉悅了不少。 「這就是你這些年一到冬天就惦記著的葯?」秦佳見狀,她上前拿起葯看了看,問道。 「嗯,四年沒吃過了。」唐南綰說道。 不知怎麼回事,她自己後來學醫了,卻怎麼也配不出這種葯,說來也奇怪,明明材料她都是知道的,卻配不出這個味。 「鈴」這時,她手機震動響起。 燕景霆的號碼在屏幕上閃現,唐南綰指尖動了動,猶豫了下接著電話,低聲說:「葯收到了,謝謝。」 「宮媚秋的事,我會處理好。」燕景霆說道。 唐南綰沉默了,她以為他不關心這些事。 「她為難你了,很抱歉。」男人低聲說道,隔著屏幕都能感覺到他的內疚。 「她是她,和你沒關係,你用不著替她道歉。」唐南綰低聲說道。 男人慾言又止,沒有再說什麼,正要掛電話時,唐南綰突然叫了一聲,說:「小舅。」 電話那端沉默了,感覺呼吸都有些急促。 「嗯?」燕景霆最終還是應了她一聲。 「你也注意身體。」唐南綰低聲說道。 想到他在辦公室內疼痛的神態,她心不上一陣揪疼,低聲說:「以後別再吃那些葯了,會有副作用的。」 「好。」燕景霆應聲。 兩人都沒有再說話,電話也沒有掛斷,許久後燕景霆才說:「那我掛了。」 「嗯。」唐南綰應聲… Read More »之後,趁還有些時間,歐陽慧倫便拿出神獸玄武龜殼在小鐲靈的指導下開始煉製仙器寶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