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roxannesperling

又是一個月悄然過去。

鶴青在全族長老的支持下,閉關感悟著兩塊道石。 她領悟著「道」字和「不」字的意境,單純是這兩個字的意境就讓她受益匪淺,這兩個月的閉關使得她對自己鶴道的領悟更為深刻,她覺得自己的道已經進入了全新的領域。 在她眼中,這個道字和不字,就像是給她打開了一個新世界的大門,她甚至感覺自己可以將自己所理解的鶴道,已經不再局限於鶴道,而是提升到飛禽道的高度! 甚至比飛禽道還要更厲害。 她發現自己要是按照這個感悟的方式修鍊下去,那麼完全就不需要再害怕飛禽道,這就意味着湯應辛的飛禽道術會對她失效! 鶴青在發現了這點之後,頓時喜出望外。 如果把這個領悟讓所有鶴族人都領悟,那麼他們在遇到飛禽族人的時候,就不用擔心會被飛禽族的道胚天克! 「奇怪,這股道意怎麼會如此熟悉?」 鶴青細細地體會著這股道意,當她的鶴道提升了一個檔次之後,這種感覺就像是當初在神羽城面對湯應辛的時候。 當初在戰台上與湯應辛交手,湯應辛的飛禽道術就對她失效了,當時她就是這種感覺。 「可是那時候我還沒有領悟這股道意!」 鶴青蹙著眉頭,不由地陷入思考。 她那時候還沒有對鶴道感悟到這種境界,為何就能夠免疫掉飛禽道術的剋制?難道當時那位道石的主人就在現場? 鶴青嚇了一跳。 這怎麼可能? 道石的主人怎麼可能在場?再說了,人家至少是升道境的前輩,於情於理都不會參與到這種小打小鬧才對。 她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這件事她也沒有辦法想通,想到自己已經閉關兩個月,也是時候該把道石給其他人領悟了。 她離開了自己的洞府,然後朝鶴道院飛去,找到了正在忙着加固鶴道院陣法的鶴雲方,鶴雲方一看見自己女兒出關了,立即放下手頭的活,笑逐顏開。 「怎麼樣?可有收穫?」鶴雲方急忙追問道。 這關係到他們鶴族的未來,如果鶴青能夠從道石得到提升,那麼受益的就是整個鶴族! 「道石可以讓我們鶴族變得更強大!」 鶴青微微散開了自身的氣息,一股與昔日迥異的靈力波動頓時席捲而來,這股靈力波動帶着鶴族固有的本質,但卻更為地強盛,彌補了鶴族的弱點,把她自身的實力提升了一個檔次! 「你變強了!」 鶴雲方激動地看着自己的女兒,他雖然境界不如女兒,可判斷力還是有的,他一眼就感受到女兒的氣息比以往更加凝練強大,哪怕沒有突破到永生後期,卻也遠朝當初! 「是,我感覺自己有把握去挑戰前面的人,或許可以嘗試去挑戰地榜第一百四十的芻申。」鶴青信心滿滿地說道。 「第一百四十名!」 鶴雲方握緊了拳頭,激動萬分! 現在的鶴青只是第一百八十八名,如果真能夠擊敗第一百四十名的天才,那就意味着鶴青將來能夠給鶴族帶來更多的息壤收入! 「好!好!好!」 鶴雲方連說了三個好,開懷大笑起來,這件事值得全族慶賀! 「我等下會把相關的感悟記錄下來,給各位長老參考,尤其是爹,您也必須參悟這道石的道意,或許您也有機會踏入到永生中期。」鶴青又道。 「一定!」鶴雲方感慨萬千,「說起來,我們真得感謝道石的主人啊!就是不知道這位前輩到底是誰,剩下的道石又在什麼地方。」 鶴青也很想知道,不過她沒有急功近利,而是問道:「對了,我閉關的這陣子,地榜的榜單有哪些新變化?給我一份資料看看。」 鶴雲方回過神來,接着神情變得十分古怪,苦笑了一下:「要說地榜的榜單變化,還真有,說實話,現在整個涯角空域都轟動了。」 「轟動?又出現了一位新天才?」 「是兩位!呃……我也不好說是一位還是兩位,有一個叫做『破帽』的高手……哎。」鶴雲方哭笑不得。 「怎麼了?」 鶴青覺得奇怪。 —— 虛空中一座仙氣縹緲的山峰正浮在那裏,這座山峰陡峭筆直,雲端環繞着雲霧,宛若世外仙境。 山峰崖端長著一棵茂盛的榕樹,榕樹下有一座精緻的木屋,清幽寧靜。 這裏是項北飛如今清修的地方,離鶴道院大概也就是幾十裏外。 此時整座山峰都被一股朦朧的霧氣所籠罩着,這些霧氣以一個非常奇特的姿勢流轉着,彷彿與什麼交相輝映,玄妙而奇異。 項北飛運轉着他的陰陽源氣,領悟着他的道意,當他把自己領悟的三千大道散開,整座山峰所有東西都被他掌控,他就是這片道意絕對的主宰。… Read More »又是一個月悄然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