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sadyedane7970300

「怎麼回事?武魂殿就放任這些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搞事!不清場嗎?」小舞是十萬年化形魂獸,實力低下又珍貴異常。

武魂殿出動了封號斗羅,勢在必得。此刻竟然沒有清場,這一點太不武魂殿了。 「嘭嘭——轟——咔咔」 遠處有兵刃撞擊的聲音傳來,還有魂技爆炸的光芒。 「遭了!有人已經先到了嗎?」青衣男子焦急的開啟武魂,向著戰鬥的地方飛奔而去,後面還跟着另外兩人。 而此刻李耀卻是滿臉的難以置信,因為他精神力看到了遠處戰鬥的人,他一度認為是不是自己的精神探查出了錯誤。 「這不可能吧!」 「金烏化虹」用出,頃刻間就已經到了戰鬥的幾人上空,隱於光中,注視着下方。 一個滿身肌肉的老頭,披肩的花白長發,隨着身上的魂力波動,四下狂舞著。 他的態度很霸氣,喊出的魂技名稱也沒有那些花里胡哨的東西,就是簡單的一個字。一桿長槍舞的密不透風,道道殺機,處處狠辣,不留餘地的攻擊著中間的人。 而有着這些特徵的人,他的記憶中只有一人,破之一族族長「楊無敵!」 另一人那就很熟悉了,是力之一族的族長泰坦。高大威猛的體型,武魂大力猩猩嘶吼著。 別看泰坦一副粗獷的樣子,卻是一個非常有大局觀的人。在被昊天宗甩了之後,他明智的將族人搬到了天斗城中,讓武魂殿有氣沒得撒。 畢竟是天斗帝國的國都,武魂殿也不能放肆的去天斗城封城殺人,所以昊天宗四大附屬宗門中,唯有力之一族保存最為完整,對昊天宗的仇恨最輕。 在天斗城中他見過幾次,力之一族是經驗豐富的鐵匠,靠着這門手藝,在天斗城中過得不錯。 遠處還有一人滿頭白髮,面容有些蒼老,但還能看出年輕時必然是一位迷倒萬千少女的男人。這個人他也見過,七寶琉璃宗的宗主,寧風致。 而此刻被圍攻的是一位女子,他更是熟悉。 寧風致七寶真身泛著七彩的光芒,將七寶琉璃塔的增幅效果,施加在楊無敵和泰坦身上,這兩人如今皆有九個魂環,楊無敵應當還是魂斗羅,可泰坦已經是貨真價實的封號斗羅了。 除了這三個強者之外,在他們之後還跟着很多統一服飾的魂師,手中拿着些奇怪的兵器,瞅到空隙就會向著中間被圍攻的女子攻擊。 「那是暗器!那這些人應當是唐門的魂師了吧!我到底睡了多久?」 還有那被圍攻的女子,險死還生,艱難的抵擋着眾人的圍攻,身上更是滿是傷痕,淅淅瀝瀝的鮮血順着傷口不斷地滴落。 他的心一痛! 雖然殘破的武魂和狼狽的樣子讓她失去了往日的高貴美麗,可他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她。 是他要尋找的人——千仞雪。 千仞雪身上的傷,還在滴著血。而他的腦海中,猶如被重鎚擊打了腦門,轟鳴著。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 他彷彿離開了世界一樣,他眼中只有那滿身是血的人,和她堅毅的嬌顏。 彷彿又回到了初見時的她。 「千仞雪向你問好!」 他想起了兩人相處的點點滴滴,在孤單中,尋找彼此的港灣。 不知何時他的眼中滴落了晶瑩的淚光,像是要燒穿這無情的世界。onclick=”hui” 二來,她想試試,能不能用丹藥或者法器,看看能不能把那些修鍊之人吊出來。 她大概有溫倩倩的方向,劍指北方。 但北方那麼廣,猶如大海撈針! 只有另闢蹊徑! 奚淺在溫氏集團旗下的酒店住了下來,修鍊的時間很快,一夜不過眨眼之間。 「小姐,這是車鑰匙!」樓下,酒店的員工早就幫她把車開了過來。 這是溫如謙送她的禮物! 一輛……四個輪子的車! 據說價值不菲,但她看不出來,只是溫如謙特意讓她學了車。 開車對她來說再簡單不過,而弄駕照啥的,對溫如謙來說再簡單不過了。 所以! 就有了面前的這一輛線條流暢,渾身帶著野性的……越野車。 奚淺嘴角微抽,用溫如謙的話來說,就是她想去哪裡都行。 「……」 她想去哪,即使不御劍,縮地成寸也比這個快吧。 奚淺雖然蹙眉,但眼裡卻帶著笑意。… Read More »「怎麼回事?武魂殿就放任這些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搞事!不清場嗎?」小舞是十萬年化形魂獸,實力低下又珍貴異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