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herylfrankland

這幅畫十分眼熟,唐雷記得他在畫展上看到過。

當時他為了接近肖露還說過想買下這幅畫,可當時的肖露以這幅畫是非賣品為由拒絕了他。 記得前兩天有一次他們聊天時談到這幅畫,肖露明明說過,這幅《月下女神》被放在了她朋友的畫廊里做為非賣品展出,怎麼現在又出現在了她家裏? 仔細打量這幅畫,他總覺得這幅畫和他在畫展上看到的那幅不一樣,這幅畫似乎帶着一股更加吸引人的魔力,而他上次在畫展上看到的那幅並沒有給他這種感覺。 好奇之下,他走近這幅畫,不由自主的仍出手,想要撫摸它。 就在他的手摸到《月下女神》的一瞬間,一隻手突然從畫中伸出,幾秒鐘后,唐雷已經消失在了肖露的卧室當中…… 另一頭,肖露已經成功的拿到了快遞正在準備上樓。 也不知道今天的電梯是怎麼回事,五部電梯,每一部都那麼忙,基本上每一層都要停一下,光是等電梯她就等了將近20分鐘。 再加上她拿快遞用掉的時間,算起來她已經下來半小時了,也不知道唐少會不會等得不耐煩。 肖露很珍唐雷這個優質追求者。 她不是腦子裏只有藝術的藝術家,她喜歡畫畫,但喜歡畫畫和她想要找個好男人發展並沒有衝突之處。 唐雷的條件這麼好,如果她可以和唐雷有所發展,對她的事業也會有所幫助。 有了唐家的幫助,她的事業將會發展得更好,很可能她將來能像那些百萬級別甚至千萬級別畫家一樣,只要隨隨便便畫出一幅畫,就能賣個幾百萬甚至上千萬。 到時候,她在畫壇的地位肯定比楚靈雨的父親還要高,等到那時她會親自上門去打楚家人的臉。 她會讓那個男人知道,當初沒有收下她這個弟子,是他這輩子做的最錯誤的決定。 肖露在心裏幻想着自己依靠唐家的勢力,如果成為大畫家,如果站在楚家人面前嘲笑他們的有眼無珠。 等她好不容易回到家,正想向唐雷好好道歉的時候,卻發現唐雷居然不見了! 肖露在家裏找了一圈都沒有找到唐雷,只好給唐雷打了通電話。 結果電話居然打不通! 「難道是我讓他等太久了!他不想再等了就自己先回去了!」 「可這不對呀,我一直都在樓下,如果他要走不可能不從樓下出去,難道是我們坐電梯的時候錯開了?」 肖露想到這種可能又打了幾通電話到唐雷的手機,卻發現唐雷的手機怎麼也打不通。 她以為是自己讓唐雷等太久,讓他有些生氣,這才故意晾着她。 想到那些有錢人多少都有些難侍候,肖露以為自己想到了原因,心裏暗暗覺得這幾天多多和對方聯繫,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唐雷真的和她斷了聯繫。 沒有趁著今晚抓住唐雷的心,肖露有些失望,為了今天這一頓她可是準備了兩天,從衣服到食材都是經過她精心的挑選。 沒想到卻因為下樓去取個快遞而得罪了唐雷。 心裏暗暗咒罵了兩句之後,肖露也只能自己想開,她拿着換洗衣服去浴室好好的泡了個澡,等她洗完澡出來,已經是一個小時后了。 而此時在肖露所居住的公寓樓下,楚波等人正心急如焚的想要聯繫唐雷。 「怎麼回事,唐雷師兄怎麼會現在還不下來,他不會真打算為了任務而犧牲掉自己的身體吧!」 等了一個多小時,本該出現的唐雷卻還是沒有下來,他們甚至還打了不止一通電話給他,結果都沒有人接,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幹什麼。 男生們已經開始議論紛紛,甚至有人懷疑唐雷是不是為了任務而獻身。 「還真有這個可能,雖然唐雷這個人平時是高傲了一點,也沒見他對女人有什麼興趣,不過他再怎麼說也是一個男人嘛,只要是男人又有幾個能逃得過美色的誘惑。 那個肖露長還是不錯的,怎麼也算是一個美女啊,再加上她又是學藝術的,氣質這一塊可是勝過大部份的美女。 說不定唐雷就是喜歡氣質好的女人,這才拒絕不了肖露的引誘!」說話的男生叫刑飛,在班裏和唐陽關係不錯。 「開什麼玩笑!唐雷這個人我是最了解的,他絕對不會公私不分,你們什麼都不知道不要亂說話!」言子浩作為唐雷的發小,這時候自然跳出來維護。 「就是,唐雷師兄才不是這種人!」 「你們說不是就不是啊,他要不是被誘惑了,怎麼現在都過了一個小時了他還不下來,照我們的計劃,在肖露回去之後,不管有沒有收惑,他都該下樓和我們匯合了。」 「那個,會不會是唐雷師兄遇到什麼危險了,所以下不來呢?」小可小心翼翼的看着眾人說。 眾人沉默,這個可能性還真不能說沒有。 「如果唐雷遇到危險,應該會用求救符向我們求救才對,可這麼半天了什麼動靜也沒有。 除非對方能一招就讓唐雷失去行動能力,可那個肖露我們都見過,她不像是有這種實力的人。」 楚波做為班長,分析起事情還是挺理智的,並沒有偏向任何一方。 「肖露確實沒有這個實力,要是她真有這個實力,特調處也不會把這件案子分給我們來調查。」唐陽摸著下巴,抬頭看向肖露家的陽台。 「看吧,就說他是被肖露給迷住了,連我們正在做任務都給忘記了,可憐我們這麼多人都在這裏吹冷風。 他倒好一個人在樓上,溫香軟玉抱滿懷,說不定現在兩個人正一起躺在床上進行生命大和諧呢。」 「這絕不可能!我了解唐雷,他不是這種人。」言子浩看着說話的男生,皺眉反駁道。。… Read More »這幅畫十分眼熟,唐雷記得他在畫展上看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