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sonchipper

「我所有能開出的條件都給你開出了,你到底想要什麼,如果只是鬼燭的話,我可以盡最大努力幫你爭取,但是數量太多這並不現實,只要你同意的話,我可以跟你保證,不會少於五根。」王小明道。

五根鬼燭? 這也不錯了,聽到這個回答,蘇遠稍微感到滿意,但是又有點擔心,這傢伙該不會拿白色的鬼燭忽悠自己吧? 白色的鬼燭是失敗的作品,這個時候蘇遠也不知道王小明研究成功沒有,但也不敢問。 這傢伙太聰明了,萬一說漏了什麼,引起了他的好奇心,恐怕會很麻煩。 比如說他會懷疑你是從什麼渠道知道有白色鬼燭存在的…… 「聽起來倒是有那麼幾分誠意的樣子,比總部那些傢伙大方的多了。」 蘇遠覺得自己可以適當說些什麼,於是便漫不經心道:「我也不瞞你,我的確是有一點秘密,但能力不足,這是遺憾,並不足以改變大昌市的一切,如果想要解決這起靈異事件,必須得要滿足一些條件。」 「什麼條件?」王小明問道。 「你可以儘管提出來,我和總部都會幫忙想辦法滿足你的要求,全力配合你的行動。」 蘇遠想了想道;「就算如此,成功率也依舊不容樂觀,必須得有人去與餓死鬼對抗,並且成功抵禦它的襲擊。」 「楊間和張韓可以!」 你怕是想弄死我腿哥!信不信楊間聽了第一時間就先弄死你! 蘇遠無語的看着王小明,看着他一臉平靜的模樣,他有理由懷疑對方是在公報私仇! 畢竟楊間前不久才弄死了了它的親弟弟王小強。 「姑且算他們可以吧……」蘇遠並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的糾結,然後繼續道:「那麼第二個條件是必須得在壓制餓死鬼后的關押問題,壓制是不用想了,或許可以用引誘的辦法。」 「那麼誰來當誘餌?拿什麼關押?那東西可不是普通的鬼,拿金箔一裹就完了,不能限制它的話就不能關押。」 王小明道:「可以引它進安全屋。」 「我拒絕。」 蘇遠想都沒有想就一口回拒了;「我和你透露這麼多已經是為這座城市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而不是因為你的幾句話就因此和楊間反目成仇,安全屋是他最後的退路,你要是敢打它的主意你就完了,不管是誰,楊間都會和他死磕到底。」 說完這些,蘇遠準備走了,這王小明壞的很,竟然想騙他去謀划別人的安全屋! 這可是忌諱,以楊間的性格,和他來個不死不休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很簡單的道理,換作安全屋是他自己的。,有人想打自己的安全屋的主意,蘇遠也一定會想盡辦法弄死他丫的! 王小明道:「但那是最好的辦法,我們別無選擇。」 「那只是你們而已,並不是我。」 「哦!你還有別的辦法?」 王小明眼中閃過一抹奇異的光,似乎是沒有想到蘇遠會隱藏的那麼深,在這種絕境情況他居然還有解決這餓死鬼事件的能力。 「一個不太可取的辦法!」 蘇遠看着王小明,一開始他是不想說有關於棺材釘的事情的,但是後面又覺得有些不妥。 棺材釘釘著的鬼眼之主太過可怕,論恐怖程度估計不會比餓死鬼低,雖然在原著中一直都只是個挖了不填的坑,但這裏終究是個真實的世間,難保不會出現異常。 所以為了避免出現這個情況,或許可以讓總部的人來一起背這個鍋,至少他們應該有知情權。 「在大昌市裏隱藏着一起還未爆發出來的靈異事件,有樣靈異物品在限制着另外一隻鬼,恐怖級別說不上來,但應該不會低於s級,如果要解決大昌市事件的話,就必須要那件靈異物品,拿走那東西就意味着要親手釋放一隻未知恐怖級別的鬼。」 7017k 「砰!」 辦公室的門突然被人踹開,劉超嚇得一跳,快速鬆開了秦婉,轉過身來了。 當他看到是葉秋的時候,驚慌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臉憤怒。 「你是誰?」劉超喝道,他沒見過葉秋,還不認識。 「葉秋。」葉秋淡淡的說道。 「葉秋?」劉超一愣,接着問:「中醫科主任葉秋?」 「是我。」 頓時,劉超的臉上憤怒更重,吼道:「葉秋,你懂不懂規矩,進來不知道敲門?」 斜影栏杆处 「身為一院之長,你公然索賄不說,還對病人家屬欲行不軌,你還是人嗎?」 葉秋看了秦婉一眼,只見秦婉的衣服都被撕破了,裏面的衣服和白皙的肌膚都露了出來。 「我做事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我命令你,趕緊滾出去。」 劉超氣得不行,目光像刀一樣狠狠的盯着葉秋。… Read More »「我所有能開出的條件都給你開出了,你到底想要什麼,如果只是鬼燭的話,我可以盡最大努力幫你爭取,但是數量太多這並不現實,只要你同意的話,我可以跟你保證,不會少於五根。」王小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