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tamelaruggieri7

「聽說城南龍御江山樓盤是沈西最好的房子,目前一平方一萬左右。」

田紅英稍微的回想了一下后,才慢慢說道。 作為一座縣級市,最好的房子一平米一萬,這個價格正常。 「OK!」李庶點了點頭。 下午兩點,李庶的身影準時來到了城南的龍御江山。 「嗯?那個人不是……」 而在這裡,李庶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你就是不死鳥!」楚秦看著,面前這道火焰女影,冰冷地說道。 「不錯,你是何人,敢對本座動手!」不死鳥冷語道。 「這句話,應該我說吧!不死鳥,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妄想奪舍我的女人!」楚秦的話語,依舊是冷冰冰的。 「奪舍?」不死鳥輕蔑一笑道,「我為什麼要奪舍自己的徒弟!」 《斗羅之開局簽到女神小舞》615不死鳥以身相護 红颜为君笑 王通是一個亡命之徒,在他的想法裏,能多活一天都賺到的,從他走上這條路開始,就沒有想過能夠善終。 這些年裏,他見過許多兇殘的殺手,殺人肉麻,手段殘忍,各種殺人手段,他都看得麻木了,可是從來沒有遇到像眼前這位軍醫! 對方手一揮,自己想要動的部位立刻失去反抗的能力,這跟電視里的武俠劇絕世高手有什麼區別? 他做夢都沒有想到,在現實中竟然還有這樣的人存在。 完了,徹底完了! 自己沒有引爆炸彈,沒有讓所有人跟自己同歸於盡,自己的家人肯定死定了! 想到王登的兇殘,王通徹底崩潰了。 為什麼讓自己遇到這樣的魔鬼! 剛才只差那麼一點點,那麼一點點。 躺在地上無力掙扎的王通,已經想到自己後面會是什麼樣子…… 陳凌走過來,沒有一句廢話,一腳跺在王通的右胳膊。 咔一聲,發出恐怖的骨裂聲。 王通發出猶如殺豬般的慘叫,整個人不停的抽搐,哭喊著喊道:「我投降,我投降……」 按照他腦海中的想法,只要自己投降,剛才發生的一切就會被抹去,自己最多被指控,完全可以推給那幾個死掉的傢伙,自己頂多坐牢,不是死刑。 至於自己的家人,自己都成這樣了,還能照顧得了他們? 自己在監獄里,王登的人又不可能混進來,殺掉自己,自己反而是安全的,只是沒有了自由。 好死不如賴活着! 家人……他只能祈禱王登早點被幹掉。 但是,還沒等他喊完。 咔嚓,咔嚓。 王通左手與雙腿再次傳來劇痛,瞬間感覺像沒有了一樣。 直到這一刻,王通四肢全部廢掉,這輩子他只能在床上度過! 這…… 王通徹底崩潰了,如果讓自己後半輩子全部躺在床上,像一個植物人,是生不如死! 這個魔鬼,魔鬼! 自己已經喊投降了,為什麼不能放過自己,自己跟他又沒仇! 陳凌可沒心思考慮王通是什麼想法,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看到對方徹底不能動彈,只能在地上無力的抽搐,才徹底放心。 如果不是想抓個口舌,剛才第一腳的時候,陳凌已經踢斷他的脖子! 對於敵人,徹底廢掉,才最為保險! 四周的人看着這個變故,都愣愣的看着,像是已經麻木了,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一樣。 之前,五名歹徒被幹掉的時候,他們以為自己可以鬆一口氣,自己得救了。 可是誰都沒有想到第六個匪徒竟然隱藏在他們當中,站了起來,手裏拿着遙控器,準備跟所有人同歸於盡! 在那一刻,所有人都絕望了。… Read More »「聽說城南龍御江山樓盤是沈西最好的房子,目前一平方一萬左右。」

要真的落到那般境地,她真的無法想像,她還有活下去的勇氣嗎?

正如她所說,要不是因為羅天的突然出現,還把她給救下來,那後果她或許難以承受。 對羅天,她也是真的感激,之前因為崴腳事件,她對羅天的感官就有些變了,雖然羅天當時的態度讓她有些憤憤,可現在想想,羅天好像也沒有做什麼,這個人也算不上討厭。 而羅天看着楚離妍這認真的樣子,知道這女孩看起來有些弱不禁風,可那性子卻是很倔,就算他拒絕,她也不會放棄報答羅天的。 因此,羅天也是面色一整,微微一笑,說道:「如果你硬要報答我的話,那就請我吃一頓吧,當然不是學校食堂或者校外宵夜街的,要請肯定就要請頓好的,清茗居咋樣?」 「你……」 楚離妍有些沒愕然,但隨後,臉上也是有着令人心醉的笑容浮現。 「一頓怎麼夠,十頓,不,這一個月,你的伙食我都包了,而且全都清茗居走起!」 「那感情好,我也正好沒找到實習單位,正為伙食費發愁呢。」 噗嗤一聲,楚離妍因為羅天這話直接是笑了出來。 可她這一笑,羅天頓時看呆了。 楚離妍本就長的極美,加上剛才那事兒,頭髮有些凌亂,那小臉也帶着微紅,加上天空那淡淡的月光映照,這一笑,簡直是一副現代版的美人圖。 一顰一笑彷彿都帶着一絲傾國之態,要是楚離妍此時身穿古時女子所穿的青蘿素紗,真的就好像古時畫中的絕代佳人一般。 「你,你看什麼呢。」 被羅天這麼直勾勾的盯着看,楚離妍臉上的微紅也是更深了一些,眼神也是有些躲閃了起來,低聲嬌嗔了一句。 而羅天也是被這句話給驚醒了,意識到自己失態,連忙說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我……」 我了半天,羅天卻是不知道該咋解釋。 看到羅天這樣,楚離妍感到有些好笑,正欲說話,秀眉卻是微微一挑,四下打量了羅天一番,這才開口道:「對了,你剛才拿着的那根……骨頭呢?怎麼不見了?」 「啊?哦,那本來就是我隨手撿的,剛才打那兩個傢伙時給打壞了,就直接扔了唄。」羅天訕笑一聲,隨後扯了個犢子忽悠道。 「連骨頭都能撿到,還是那麼一根……不算小的骨頭,也真夠奇葩的,只是,那麼一根骨頭怎麼會出現在咱們學院?」 楚離妍還是有些疑惑。 眼珠子轉了轉,羅天擺了擺手說道:「你忘了,咱們學院可是有個醫科系,說不定就是那個學生用來做實驗用的,也不知道咋的就給掉了,有啥好稀奇的。」 「也是。」楚離妍倒是認同了這個說話。 見女生宿舍也快到了,羅天也是說道:「好了,時間也不早了,你今天受到了這種驚嚇,早點回去休息吧,我也該回去了。」 聞言,楚離妍也是點了點頭。 在互道了一聲再見后,羅天就打算離開了。 可他剛轉身,還沒跨出去幾步,楚離妍那嬌喝聲就從身後響了起來。 「等等。」 。 「如此說來,這種超自然的力量,還沒有確切的來源依據啊…」 劉闖看着手術台上的豌豆射手,若有所思道。 黃小川也不可置否地點了點頭。 「是的闖哥,以我現在的水平和手頭的設備,還暫時沒辦法研究出這些更深層次的東西。」 「但如果這些測試,可以轉移到米國軍方的實驗室進行,以那裏的設備水平,我覺得應該有希望得出最佳結論。」 說到這裏,黃小川眼中浮現出興奮的光芒。 米國作為目前世界最發達的國家,其中的實驗室設備無疑也是全世界頂尖級別。 以他目前的大腦開發度,再搭配上那些高端的設備,必然會鑄就出震爍古今的成就。 「好了,看得出來,你這段時間也很辛苦,這兩天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等過一段時日,咱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解決。」 劉闖輕輕拍了拍黃小川的肩膀,隨後轉身向實驗室外走去。 … … 時間轉眼過去了三天。 在此期間,劉闖再次整頓了一番郊區的人手,並且利用手中的虛空晶核,培養出了幾名實力不俗的覺醒者。 如今,安泰市已經被劉闖手下的隊伍徹底搜刮一空。 而下一步,便是要面對那些隱藏在城市暗處的虛空生物。… Read More »要真的落到那般境地,她真的無法想像,她還有活下去的勇氣嗎?

這回,楊香薇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了,只能坐下來替他按腿。

纖細的指尖落到大腿上,有節奏的按壓起來。 沒幾下,太叔修就後悔了。 雖然他很想享受某人的按摩,但是他有些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 身體的反應根本沒辦法控制,就那麼直愣愣地傳達到所有的感覺器官,甚至還放大了,讓他這個不知道應該說是年輕,還是已經「老」了的身體格外敏感…… 咳咳! 有反應了。 太叔修條件反射的挺直了後背,神經緊繃,想要將某種衝動給壓下去。 雖然沒有經歷過,但沒見過豬跑,吃過豬肉,他哪裡不知道自己現在於怎麼回事啊? 這分明就是…… 什麼鬼?! 難道這就是「老處男」的鍋?! 太叔修一把按住了楊香薇的手腕,有些不自在地說道:「不用了,我活動一下就好了,你……先去洗漱吧,呆會兒一起吃早餐。」 「真不用?」 「不用。」 楊香薇沒有多想,就真的收了手,跑去洗漱了。 太叔修望著她離開的背影,也不知道應該是該鬆口氣,還是該難過。 唉…… 看來還真是沒把他放在心上,要不然,怎麼會答應得這麼乾淨利落? 用完早餐,太叔修就去公司熟悉業務了,畢竟請了幾天假(表面上看起來是幾天,其實他在「偷天換日陣法」里呆了好幾百年),記憶久遠,他也怕自己記錯了。 不過還好,有筆記幫忙,又有經常上手過的工作,太叔修花了一上午的時間,終於找回了當日的感覺。 沒多久,燕雲舒過來有找,上次的事情,他想請楊香薇過去幫忙收個尾,以防意外。 太叔修怕楊香薇又再次無辜失蹤,這次跟得極緊,連忙快刀斬亂麻,處理了幾件緊急事項,就隨楊香薇離開了公司。 楊香薇一臉無奈,說道:「其實你不用老跟著我,我辦完事就回來了,又不會跑。」 「你是不會跑,只是不知道你下次回來是什麼時候。」太叔修坐在後座,一邊低頭處理著文件,一邊回答。 楊香薇訕訕地摸了摸鼻子,說道:「你還記著上次的事啊?不是說了嗎,那次是意外……要不是雁菡被召喚走了,我也不會跟過去。」 「但你不是說,他們本來召喚的是你嗎?只是意外落到了雁菡身上。」太叔修可以不生楊雁菡的氣,因為他知道這件事情怪不到楊雁菡身上,說到底都是楊香薇的鍋。 可是,兩個人動不動就「分開(包括後來他被楊香薇關到「偷天換日陣法」里)」幾個月,幾年,甚至是幾百年,太叔修直接炸了。 他寧願將她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也不能讓她從自己眼前消失。 楊香薇見勸不動,只能放棄,任他跟著。 對於燕雲舒等人的感覺就是——自從楊大佬閉關以後,這太叔先生好像就越來越黏人了啊,瞧瞧,分開一會兒都不行。 一些認識他倆的人還在私底下偷偷討論:「沒看出來啊,他倆的感情這麼早,也不知道外界那些傳言怎麼來的,什麼感情破裂,有第三者,這不是胡說嘛。」 「這不正常嗎?娛樂圈裡的八卦,有幾條是真的?什麼事情不是傳來傳去,就變了味了?」 「這到是。不過,他們灑狗糧都灑到我們這裡來了,真的好嗎?」 「你可以不看啊。」 …… 。雷震鳴看向宋梵的眼神頓時變得恭敬起來,恭敬道: 「感謝宋先生出手相救,若不是您我恐怕必死無疑,雷家也非亡不可啊!」 宋梵也不再多說什麼,只是向他點了點頭示意一下。 反倒一旁的胖子頓時上去吹捧道:「雷老頭,這不得不說,這次幸…… 《蓋世殺神》第643章希望能交出宋梵! 122 沈冰卿回到家,是午後。 家裡的一切和她去上海那天一樣,說明秦驍揚這幾天並沒有在這裡。 她像往常那樣,把家裡打掃了一遍,然後洗了個澡,洗去一身的疲憊,上床躺著。 卧室的窗帘拉得嚴嚴實實,宛如深夜,她拉上眼罩,強迫自己入睡,卻翻來覆去都睡不著,乾脆起床,打車去了揚星。… Read More »這回,楊香薇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了,只能坐下來替他按腿。

「怎麼樣,你考慮好了么?」

還需要考慮么,他有考慮的餘地嗎? 秦俊以為賠了錢,他和公司就能兩不相干,但他想的太簡單了。 「我……」 秦俊剛開口,經紀人的電話響了,他轉身接通電話。 臉色漸漸的變得有些難看,中途還轉過來看了秦俊一眼,「是,好的,好的,我們這就把秦俊的合同掃描給你們一份。 但是,秦俊的違約金是兩個億,不知道貴公司有沒有了解過。」 「哦,好的好的,我們馬上就去處理。」 掛斷電話之後,經紀人暴怒轉身,下意識的想要拿東西去砸秦俊,但抬手的那一瞬間頓住了,隨即他咬牙切齒的說道:「我說你他媽怎麼忽然要解約,原來是攀上了陸氏集團,你到底什麼時候跟那邊搭上線的?」 陸氏集團居然願意無條件的給他付兩億的違約金,瘋了吧。 且不說秦俊現在值不值這個價格,就算是值,兩億的成本收回去也需要很長時間,而且這中間也會有血本無歸的風險。 兩億啊。 不是兩千,兩萬。 他都懷疑秦俊是不是上了陸家大少爺的床,要不然哪個二百五會為了一個藝人解約一下子拿出這麼多錢。 簡直就是離譜。 剛才掛電話之前,陸氏集團那邊還警告他,不能讓秦俊少一根頭髮,但凡是少一根汗毛陸氏都不會放過他們公司。 這他媽確定不是大少奶奶的待遇? 不過,他想錯了,這不是大少奶奶的待遇,這僅僅只是大少奶奶朋友的待遇而已。 第二天一大早宋晚舟就把陸諶趕回去了。 她收拾好準備出門,門一打開看見門口站滿了一臉殷勤的看着她的工作人員。 「????你們在這裏幹什麼?」 「宋老師,你今天感覺怎麼樣?要吃點什麼嗎?或者有什麼需要都可以告訴我們。」 宋……老師? 這是節目組新設的整蠱環節? 宋晚舟立馬四處張望了一下,沒發現攝像頭啊。 這群人,搞什麼飛機啊。 「宋晚舟今天咱們沒有錄影,主要是給秦老師踐行,宋晚舟,你小心點,別摔著。」 宋晚舟被這忽如其來的熱情搞得有點懵。 「你們沒事吧?」 「沒事沒事,前段時間是我們怠慢了,宋老師別介意啊,以後有什麼需要的儘管找我們,我們一定盡全力滿足。」 今天一大早投資方那邊的人就來電話了,讓他們好好照顧宋晚舟,否則後果他們懂得。 他們也不知道宋晚舟攀上了哪個大佬,但能讓總導演都噤若寒蟬的人,那肯定是不好惹的,所以他們也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好好伺候這位祖宗。 要不然,這祖宗隨便跟上面的告告狀,他們的飯碗就砸了。。 中年婦女感激地看着張凡。 過了許久,才顫微微的說道,「多謝先生。」 「你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今天晚上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你可以跟我走嗎?我給你找個住處。」 中年婦女看了看女兒,然後對張凡點點頭,「如果是那樣的太好了。」 「收拾收拾東西跟我走。」 「你領我們到哪裏去?」一直沒有說話的女孩,忽然抬起頭來對張凡說道。 這是一張非常淳樸而美麗的臉。 雖然臉上憔悴而髒亂,但眉宇之間透出一股智慧和高貴,跟張凡見到的當地女子不大一樣。 看起來約有十七八歲。 一塊未經雕琢的璞玉。 「我住在山上酒店,你們跟我去,我可以給你們母女倆開個房間,你們願意住多久就住多久,直到你們的房子重新蓋起來,你看好嗎?」 母女倆大概從來就沒有享受過這等好事,聽張凡這麼一說,有點發愣,兩個人互相對視了好久,用眼神交流着,然後用當地的土語說了一番張凡聽不懂的話,這才從窩棚里站了出來。 女孩打掃了一下,把一點用品包在一件舊衣服里。… Read More »「怎麼樣,你考慮好了么?」

「就是,等偽軍們放下了武器,我們衝過去,不費一槍一彈,就俘虜這麼多漢奸!」

「關鍵是繳獲,東北產的遼十三,可是好槍,當初張學良不知道丟了多少給日本人。給漢奸使用,太可惜了!」 「你們看見沒,羅團長裝鬼子,穿着日軍軍裝,還像那麼一回事,扯高氣揚的樣子,我看見就像打他一槍。」 聽着兩人瞎掰,封萍也忍不住在一邊感慨。 「哪能啊,羅團長算是孤膽英雄,直屬連也是好樣的,一百多人往幾千人的鬼子裏沖,還要把鬼子騙到這裏來,這不單單是勇氣,還有智慧,這樣的副團長,我老趙服氣!」 「難道你不服氣人家馬團長!」 這仗到現在,已經沒有懸念。 只等著偽軍都放下武器。 讓后他們衝出去,繳槍不殺都不用喊,這個大勝仗就贏定了。 「哪能呢,我只是看不懂我們團長的韜略,接到組織命令,加入獨立團,我就是獨立團的人,獨立團打勝仗,我光榮,獨立團打敗仗,我恥辱!」 沈紹強可沒工夫跟他們一起感慨,敵人已經出現,等着他們喊繳槍不殺。 他連忙下令各連排,做好戰鬥準備,機槍陣地要組織起來,瞄準這幫土匪習性的偽軍。 等著團部一聲號令,只等就從樹林里衝進去。 依照在66軍隊習慣,要是這種打法都陰溝裏翻船。 他這營長也就當到頭了。 果然,接下來的戰鬥,沒有什麼懸念。 劉黑七的手下,根本不敢招惹日軍,老老實實的繳槍,刨戰壕。 當四周出現的八路軍和民兵,還有鬼子都把槍口對準他們時候。 傻子都知道上當了。 不費一槍一彈,俘虜六千多偽軍。 由縣大隊押著就朝着沂南縣方向去了。 這仗,周小山沒有跟着他們一起俘虜偽軍。 他帶着一營,進了劉官莊鎮。 偽軍留守了一個連,等他們獨立團一營衝進去了的時候,嚇破了膽。 沒有發生什麼戰鬥。 這個偽軍連就被俘虜了。 讓周小山無比氣憤的是這伙土匪太噁心了。 劫掠了劉官莊鎮有所的大戶。 搶了地契,殺了人家主事的人,連人家的孩子都不放過。 鎮里所有的女眷都抓起來糟蹋,據說還送了一些給駐紮莒縣的偽軍,還帶了幾個特別漂亮的去青島。 無恥到了極點。 指揮一營,把這些土匪彙集的錢糧都收攏起來。 周小山跟劉紫曼帶着部隊,就去沂南去了。 「團長,為什麼不打莒縣?」 「劉黑七如果在莒縣,我們就可以連着鬼子和偽軍一起收拾了,劉黑七沒在莒縣,現在任何招惹日軍都是不明智的。」 「劉黑七一個土匪偽軍而已,團長怎麼對他這麼忌憚?」 「劉黑七不死,他會盯着我們沂蒙山,這次兩次我們繳獲的裝備,都是這傢伙跟日本人要的,且不說他自己藏着大量槍支,如果他在投靠國民政府,情況更加麻煩,打不得碰不得,這傢伙再來破壞根據地,局面更加惡劣!」 「國民政府會收容這些漢奸?」 「會的,一定會的,他們不會打敵後游擊戰,不收容這些土匪,漢奸,自衛起來的民團,就不能掩耳盜鈴,稱自己在敵後抗戰,甚至派遣省主席,地方專員等職務,宣稱山東大部分地區,還在民國政府手裏!」 劉黑七手上藏着武器,還可以跟國民政府要武器,這個人不打掉。 過兩年,又會死灰復燃。 獨立團給他交過一次手,他沒有急於報復,說明這個人很會隱忍。 像這樣的毒蛇,潛伏在陰暗的角落裏,在關鍵時候咬一口子太嚇人了。 「政委你放心,劉黑七蹦躂不了幾天,兩年之內,不管是出賣大帥,軍座的內奸,還是劉黑七,我都要他們的命!」 「王如煙招沒招?」 「沒有,她在裝瘋,沈虹姐和大夫人鄭竹梅都不想見她,軍座的雕像做好了,劉夫人也讓永州的教授幫忙再做一個,陪着軍座安在永州,劉夫人在雕像落成時候到永州,王茹煙還有些時間!」… Read More »「就是,等偽軍們放下了武器,我們衝過去,不費一槍一彈,就俘虜這麼多漢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