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raceelinkous6

這一刻,方小方內心充滿了敬佩和尊重。

這是一隻大熊貓不假,它更是人民的英雄啊! 楚清月的出現也讓其餘警員充滿了震驚,特別看到四五條鱷魚被擊飛出去的時刻,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萌萌竟然真的可以打敗鱷魚。 在法醫當時給出鑒定結果時,他們起初都有些嗤之以鼻,認為鱷魚根本不可能是萌萌殺死的,畢竟它一個兩歲半的熊貓寶寶,又怎麼可能打的過皮糙肉厚的兇猛鱷魚? 可是,現在他們全都相信了。 楚清月踢飛五條鱷魚后,穩穩落於地面。 她雙手背後,神情冷冽注視着剩下的鱷魚。 一群醜東西,還敢在本帝眼皮子底下撒野,不知死活! 在她跟隨方小方趕來時,就第一眼看見了這一幕,當看見這群醜陋的鱷魚如此囂張,楚清月忍不住了,她熊臉上充滿了憤怒。 上次就是這種醜陋的玩意差點咬死自己,這次她當然要報仇雪恨! 所以在第一時間,楚清月就閃電般沖了過去。 有了強化卡的加持,這些鱷魚全都是臭弟弟! 在路上,楚清月便抽獎兩次,第一次抽中一盒奇怪的東西,叫什麼套,楚清月好奇的瞅了一眼就把它放在肚兜,終於第二次抽獎她抽中了超級強化卡,可以在一個小時內強化身體各大部位。 加上她最近對熊體的掌握,這超級強化卡用起來簡直如虎添翼。 駱真人眯了眯眼睛,冷笑一聲:「雕蟲小技,也敢在吾等面前放肆!」 言罷,他背後的大劍自行出鞘,一道驚天地劍氣拔地而起,整個天地瞬間被青色的劍光一分為二,虛空破裂,黃色的沙漠重新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原來這幻境不過如此,是我等多慮了!」 「咳咳!老夫剛才就想說來着,沒想到駱道友就已經出手了!」 「好了,既然魔道耍這種小手段,說明我們此行是來對了,那七個老傢伙此刻確實動彈不得!」 …… 在場的各宗強者皆是一臉窘迫,尤其是剛才大驚小怪的遁天真人更是老臉漲的通紅,一副想找個地縫鑽進去的樣子。 駱真人雖然有些暗惱遁天真人丟人現眼,但是他知道此刻不是追究這些的時候,便沉聲道:「諸位道友,事不宜……」 話還沒有說完,他的瞳孔卻是急劇收縮,眼中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 視線中,黃色的沙漠再次消失。 取而代之的依舊是剛才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周圍的各宗強者也發現了周圍環境的變化,臉色皆變。 遁天真人更是驚怒道:「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我等上當了?這是魔道賊子提前佈置好的神秘陣法?」 也難怪他如此想,以他們這些元嬰強者的修為竟然完全無法發現周圍環境的變化根源,甚至,他們都不能確定眼前的世界是幻境還是陣法。 這種實力,若非有精通幻術的絕世高人坐鎮,就是有實力不比他們弱的強者在操控著強大陣法。 顯而易見,連他們十五位元嬰後期的高手都能欺騙的幻術大概率不太可能存在,唯一有可能的就是陣法。 在場的元嬰強者們皆是釋放自己的神識在這白茫茫的世界中掃視,結果仍舊是看不出一丁點陣法的痕迹,彷彿他們所在的地方就是真實的世界一樣。 駱真人的臉色驟然變得鐵青,環視了一圈,他這次卻是掐起了劍訣,隨着凌厲的氣勢席捲四周,他身後的大劍在虛空中一顫,瞬間化作上萬道劍影。 「萬劍破虛!」 「斬!」 憑空一聲厲喝。 駱真人遙手對着白茫茫的世界一斬。 剎那間,上萬道劍影爆發出熾亮的光芒,一道道劍影如同化作一條條白金之龍,劍龍咆哮,劍氣蕩漾,所到之處,一切皆化作虛無。 世界破碎,但下一刻,再次復原,彷彿剛才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這下子,就是駱真人的臉色都變了,失聲道:「這不可能!」 實在是太難以置信了! 满目贫瘠 雖然他沒有使用至寶,也沒有動用自己的強悍神通,但是這一手萬劍破虛可是他修鍊的凌天劍訣起手勢,就是元嬰期的強者也不敢硬接。 可現在的情況是,在這樣的一擊下,眼前的世界卻再次復原,彷彿可以抵禦任何強度的攻擊一樣。 周圍的各宗強者面面相覷,臉色也終於凝重起來。 满目贫瘠 「駱道友,看來魔道也是有所準備啊!」… Read More »這一刻,方小方內心充滿了敬佩和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