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 Where Fashion Luxury meets Pet Portraits - Fashionstyled Portraits for Owners and Pets to gently give back to them a piece of their hearts.
For Celebration of Life & kind Closures.

wgbhayden96455

索托城位於巴拉克王國內部,並不會受到任何外來的威脅,所以這裡的城門是全天候開放的。

一行七人順利的進入城中。 儘管現在天已經黑了,但索托城卻像是剛剛睡醒一般,甚至比白天更加熱鬧。 街道兩旁,所有店鋪都是燈火通明,一些只在晚上才出來營業的小商販們,也紛紛找到自己最習慣的地方賣一些小吃或者是小物件之類的東西。 一到了繁華的街道上,小舞便拉著唐輕微東看看西瞧瞧,對所有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唐三則緊跟著兩人,時刻提醒著她們不要離院長太遠。 唐輕微前世是獨生子女,平時也沒什麼朋友,工作后便過著上班,吃飯,回家,三點一線的生活。 最大的娛樂也只是看看動漫和小說,就連買東西都是在網上購物的,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死宅族。 如今被小舞這樣親昵的挽著逛街,感覺還挺新奇的。 戴沐白因為是幾人中長相最為耀眼的,一路上有不少的美女暗送秋波,真是把媚眼拋給瞎子看見。 從始至終,戴沐白都是面色嚴峻,似乎外界的一切和他沒有半點關係似的,目光始終停留在自己面前的弗蘭德院長身上,並沒有被外界的事情影響半分。 唐輕微餘光掃過戴沐白,有些詫異,沒想到這個花花公子變成正人君子了? 她哪裡知道,戴沐白的轉變還是源自於他們三人,在得知三人的年齡和實力后,他便醒悟了,也不願意再自暴自棄,他如今只想快速強大自己。 馬紅俊見戴沐白這幅樣子,偷偷的撇了撇嘴,心中暗罵道:「木頭疙瘩。」 白瞎了一副好相貌,這要是給他多好啊! 看著大街上的美女們,馬紅俊的眼睛都有點不夠用了,一雙小眼睛滴溜溜的亂轉,目標全是街道上女人們最有特徵的位置。 下到六歲,上到六十,馬紅俊的眼睛幾乎都不放過,一旦看到身材豐滿一些的,立刻就是大口吞咽口水。 幸好他在隊伍最後面,其他人並沒有發現他現在的樣子。 弗蘭德這時突然停下腳步,看了看天色,自言自語道:「還有些時間。你們跟我來。」 神秘部隊的彈藥並不充裕,這是誰都想得到的,因為就連地下城基地對抗機械城的第一戰線——集團軍都得省著子彈用,在這種情況下,一直沒有什麼背景的部隊必然情況好不到哪裏去。賀氏集團雇傭兵部隊的彈藥原本還算充裕,但是當他們後部的彈藥補給車被幾隻不知從哪裏鑽出來的機械獸悄悄給端了之後,彈藥問題便凸顯出來。 終於,他們忍不住了。原本他們的任務是來追殺李鑫海和馬天佑,被神秘部隊這麼一攪和,兵力和彈藥終是成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耗了片刻之後,雙方終是忍不住開始了肉搏戰。 黑瘦男子望了望槍聲和肉搏的呼喝聲交雜的戰場一眼,笑道:「嗯,也該交手了。天寒地凍的,不打打仗人都凍死了。」 「閣下真是好心情。」李鑫海貌似無害地挪揄道。 遠處,一顆巨響再次響起,看起來賀氏集團手裏剩餘不多的大殺傷力武器也被用了出來,他們也急了,開始拚命了。不大萬不得已,這種規模的武器一般比人命要值錢的多。 黑瘦男子轉過頭又上上下下打量了李鑫海一番,「尊駕看起來心情也不錯。」 「那是當然!」李鑫海看着戰場,好像根本不在意自己和馬天佑已經落入到了這一隊神秘部隊的手裏。「本來想這一次死定了,結果被人截胡了,哪能不高興呢?」 「你怎麼知道我們不會殺了你?」黑瘦男子皺眉道。 「能讓賀氏集團追殺的人,那裏有那麼容易死的?」 「你的意思……你很值錢?」 「豈止是值錢?」李鑫海有些洋洋得意。 黑瘦男子沒有繼續問下去,平靜地看着洋洋得意的李鑫海好一會,又靜靜的看了看遠方的戰場,道:「很少看到賀氏集團能排出這麼大的陣仗,你說的東西超乎我的許可權,我無法在這裏決定是不是答應你的交易,所以,我只能把你帶回去,你難道不怕么?」 「怕什麼?」李鑫海笑道,「入虎穴?那得是虎穴才行。」 黑瘦男子噗嗤笑了,點點頭,道:「果然是殺手本色,就算被俘虜了也還是囂張異常。」 李鑫海抬眼看了一眼黑瘦男子,眼中頗有點意外的神色,但是隨即指了指之前爆炸發生的這片區域,問:「我看……想得麻煩你的隊員們一下,在這一片垃圾之中尋找點充電設備,比如說電池呀什麼的。」 「沒問題。」黑瘦男子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木屋中,李鑫岩的大腦掃描工作已經接近尾聲,空中那個虛構的大腦已經基本被組建完畢,一些紋路正在提拉特彌斯的指揮下由小米逐步恢復原來的位置。其中有不少斷線,但是由提拉特彌斯指揮,這些斷掉的紋路之間的關係恢復起來就順利多了。 提拉特彌斯的手中不時浮現出來一些公式,這些公式也是由光線組成的,提拉特彌斯會不時地用手仗修改其中的一些符號,然後扔到小米的腦子裏去,小米才能明白一些紋路的計算關係,然後將紋路修復無誤。 就在小米將最後一塊紋路修理完畢的時候,木屋的們「嗵」的一聲被人踹開了。 兩名神秘部隊的戰士跳了進來,門外傳來李鑫海的聲音:「嗨,幹嘛用踹的嘛?不是給你們說了,屋子裏面就是一個女人,也沒什麼戰鬥力,是個男人上去就抓住了,這麼踹開門把她給嚇傻了那可就不值了。」佟麗婭眼疾手快,迅速去抓小米,而小米此時根本還來不及關閉投射在空中的全息影像。一顆流彈飛過,擊在小米的一角,子彈集中的部位很是精巧,讓小米跳開佟麗婭的手能夠到的範圍,但是卻翻滾了兩圈,依舊落在了木桌的一角。 「哎呦媽呀,頭暈。」 線框提拉特彌斯跟着全息投影在空中翻了兩圈,硬是沒有消失。小米落在木桌的一角,開始關閉空中的虛擬大腦,只是裏面的數據較多,需要一些時間,影像在慢慢消失。 黑瘦男子踱了進來,看到空中那還沒有消失的提拉特彌斯,很是驚訝。 「李鑫海!你出賣了我們!?」佟麗婭沒有說話,只是皺眉打量來人,線框提拉特彌斯卻是高聲叫道。李鑫海在屋外叫道:「我把我自己也賣了,殿下,別怕,他們暫時不會像賀氏集團一樣要我們的命。別反抗,咱們目前還是值錢的……」 屋裏面的所有人都沉默了片刻。 「你是誰?」黑瘦男子抬頭望着提拉特彌斯,問道。 「確切來說,是一個節點的分身。」線框提拉特彌斯道。線框的眼睛甚至還眨了眨,顯示出來他是一個活物。… Read More »索托城位於巴拉克王國內部,並不會受到任何外來的威脅,所以這裡的城門是全天候開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