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ETPRISSY.COM

wilbertdonnell8

想到這裏,頓時老臉一紅,暗罵自己趁人之危。

蘇月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蘇月,你這個色女……」 話音剛落,驀然對上了一張戲謔的雙眸。 她的內心大驚,臉色更是如同熟透了的大蝦一般,火辣通紅:「你醒了!」 「嗯……好痛,再睡一會兒!」 說着,男人再次拽著女人躺到了床上。 房間里,除了兩個人的呼吸中,就是兩個人的熱烈的心跳聲。 「嘭嘭……」 房間門被敲響,王氏的聲音傳入房間:「月兒,你剛才在和誰說話呢!趕緊出來吃飯了!」 蘇月被嚇了一跳,鎮定道:「來了!」 說完之後,瞪了大俊一眼:「既然醒了,你待會兒就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間裏面。」 若是被王氏她們發現男人昨天晚上和她睡在一起,肯定要炸了鍋。 聽到王氏離開,蘇月趕緊起床,跟着來到外面洗漱。 至於大俊,剛從蘇月的房間出來,就和剛剛起床的蘇興思對上了。 二人看着對方都非常的尷尬。 「啊!大俊,你怎麼在我妹妹的房間中。」 聽到蘇興思的聲音,蘇月連忙擦了臉往堂屋跑。 就看到蘇興思指著大俊,二人大眼瞪小眼。 而大俊,此刻正站在她的房間門口。 蘇月的腦袋瓜子,嗡的一聲,直接爆炸了! 難道說,他看到大俊是從自己的房間裏面出來的了嗎? 「大俊,你怎麼會在我妹妹的房間裏面,你對我妹妹究竟做了什麼?」 雖然知道自己不是大俊對手,蘇興思還是上前,一拳捶到了他的俊臉上。 大俊並沒有還手。 他的一拳直接打的大俊的腦袋歪到了一邊,嘴角也泣出了一絲紅色的液體。 這一幕看的蘇月和剛進入堂屋的王氏看得心神一動。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興思你為什麼要打大俊?」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她沒說什麼,獨自離開了寢室。 秦舒前腳剛走,辛寶娥終於聽到了關門的聲音,回過神來。 她再次看了眼手機上的新聞,然後,緩緩地吁了一口氣。 原來,秦舒真的死了。 秦舒剛走出國醫院大門,一輛計程車就停到了她的面前。 知道這是燕景安排的車子,她沒有遲疑,拉開後排車門坐了進去。 司機果然沒問她什麼,徑直載着她朝目的地駛去。 十多分鐘后。 一家美容店的推拿室里。 脫了上衣的燕景趴在按摩床上,技師正動作溫柔的替他舒緩背部的肌肉。 秦舒走進來的時候,燕景睜開了鳳眸,朝身旁的技師擺了擺手,嗓音微啞地說道:「有她在,這兒沒你什麼事了,下去吧。」 記住網址et 女技師看了秦舒一眼,沒有多問,起身離開。 魅如鲜花 房門重新關上,房間里就只有秦舒和按摩床上的燕景。 秦舒朝他走了過去,淡淡說道:「我不會按摩。」 說完,餘光卻瞥見了放在燕景腦袋旁邊的平板,她心裏不由地一動。 改口說道:「不過我會針灸,如果你想試試的話……」… Read More »想到這裏,頓時老臉一紅,暗罵自己趁人之危。

……..

京城, 張魯家中。 張魯點上一根煙,冷笑的等待白雲飛上場。 對於白雲飛搶了本來應該屬於他的名額,張魯怎麼可能接受,不過上面的決定,根本沒有他反對的餘地。 可是他雖然不能反對,但他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嗎?起碼他能噁心噁心白雲飛。 白雲飛和莫文聰粉絲之間的矛盾,就是他挑起來的,只不過他沒想到,白雲飛居然用一首詩就把莫文聰那些粉絲的嘴給堵上了,還堵得說不出話來。 張魯呵呵冷笑,那不過是些小手段罷了。 白雲飛如果剛一參加半決賽就被淘汰下來,那簡直太好了,也讓公司里的那些人看看,讓白雲飛取代他,是一個多麼錯誤的決定。 至於白雲飛會不會第一輪就被淘汰,張魯還是有些把握的,據他了解,這一屆的啄木鳥音樂節的選手,實力可都是很強啊,就算他上,也很難脫穎而出。 看着電視中登上舞台的白雲飛,聽着觀眾們顯然不買賬的稀稀落落的掌聲,張魯笑了起來,屈指一彈,手中的煙頭就瀟灑的飛進了煙灰缸里。 ………. 李曼秋家中, 李開疆夫婦去參加晚宴還沒有回來,李曼秋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腿上放着一本古籍。 付与烟尘 看到白雲飛登場,李曼秋心中突然期待起來。 白雲飛救場時的場景歷歷在目,他問她相不相信他,然後就有了那次的神級救場。 不知為何,李曼秋對這個曾經她認為的小痞子,總有那麼幾分信心,莫名的開始相信他。 《成都》? 這就是他要唱的歌嗎? ………. 杭州, 白雲飛老家。 老爸老媽都瞪大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電視。 等了這麼長時間,自己兒子終於上台了。 老爸道:「雲飛也要唱原創歌曲嗎?他不是個演員嗎?怎麼還會寫歌?」 白芊芊此刻也緊張起來,「應該會吧,我哥之前不是寫過歌嗎?不過歌名叫《成都》是不是有點太俗了。」 老媽皺眉道:「現場的那些觀眾真沒禮貌,人家選手上台都是啪啪啪的鼓掌,你哥哥上台了,怎麼都不搭理人似的。」 白芊芊看着電視道:「可能累了吧。」 ………. 成都, 某一戶人家。 男人對妻子道:「快看快看,就是他,他就是那個唱《成都》的,我當時在現場都聽呆了。」 妻子皺眉道:「有這麼好聽嗎?」 男人肯定道:「好聽,十萬分的好聽!」 某一單元房裏, 白雲飛一出場,女兒眼前猛地一亮。 「爸媽,你們快看,我給你們說的那個人就是他。」女兒激動道。 母親點了點頭,道:「小夥子長得不錯,精神頭看着也可以。」 女兒急道:「媽,我說的是他唱的歌,我都聽哭了!」 父親道:「他就是你說的那個把咱們門前的玉林路都寫進歌里的那個選手?」 女兒連忙點頭:「就是他,你們好好聽吧,絕對嚇你們一跳,我現在都後悔當時白雲飛上台的時候,怎麼沒給他使勁鼓掌。」 母親不信,「有這麼好聽嗎?看你誇張的。」 女兒哼了一聲,「等會兒你自己聽聽就知道了。」 成都郊區的一座小院子,正屋裏,新婚夫妻正看着電視呢。 白雲飛上台,少婦臉色一紅,激動的猛拍丈夫大腿,:「是他,就是他!」…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