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zandramckelvey0

萬天流和聖皇紛紛點頭,這件事他們就是要交給江塵處理,畢竟當初江塵可是說過那番話。

她若為魔,我便屠盡天下魔。 接下來,兩人又交代了一番東域論道的事情,但江塵一心都在挂念鳳靈兒的事,壓根就沒聽到心裏,整個過程都恍恍惚惚。 「行了,這幾天你們就好生休養,靜待東域之人的到來吧。」 所有事情都交代完之後,聖皇特意交代了一番。 江塵點了點頭,便準備告辭回去,而楊小柔也拒絕了萬天流的挽留,跟着江塵一同離開。 「大哥,你那小師妹是個怎樣的人?」 走出大殿,楊小柔便好奇的問道。 她早就感到了江塵的心不在焉,也知道鳳靈兒在江塵心中定然也是很重要的存在,不然不會這麼在乎。 「反正小師妹不可能做出那種事情。」 江塵堅定地說道。 哪怕萬天流親眼所見,他也不相信,這是他對鳳靈兒的信任。 「大哥,若是她真的做出那等事情,你又當如何?」 楊小柔在奉勸江塵,兩人終究不是一條路的人,有些事不用強求。 江塵沉默不語,回想起當初在南域聖會時說的話,低聲喃呢道:「靈兒,你不會入魔的對吧?」 楊小柔見江塵不回答,也沒有繼續追問。 江塵就這樣渾渾噩噩的回到了九天客棧,他這模樣可把公孫南和唐虎嚇了一跳。 「柔兒,發生了什麼事?怎麼進了一趟宮便讓大哥變成了這樣?」 公孫南沒有阻擾江塵的身影,而是疑惑的看着楊小柔。 楊小柔將鳳靈兒事情的原委道出,唐虎皺眉點頭道:「果然是因為小師妹的事情。」 「不是啊,我也覺得靈兒姑娘不是那種人,這其中定然有什麼誤會。」 因為江塵的關係,公孫南也相信鳳靈兒。 「此事怕是沒有那麼簡單。」 唐虎眉頭緊鎖,臉上滿是擔憂之色,他就擔心此事是沖着江塵而來。 「你們先聊著,我去找一下三哥。」 不等兩人反應過來,唐虎一個箭步便沖向江塵的房間。 「三哥,是我!」 唐虎在江塵房門口敲了敲門。 「進來吧。」 江塵的聲音透露著一絲疲憊感,有氣無力的躺在床上說道。 「三哥,其實我覺得不用把事情想的那麼複雜,我們只需要記得靈兒是我們的小師妹便好。」 「管她是魔,是人!」 唐虎似乎是知道江塵的想法,道出了他的內心。 「是啊,當初小師妹便在葉青天的算計之下有魔女之稱,當時我也辦法讓她恢復,如今也自然不在話下!」 江塵頓時豁然開朗,只是他內心深處依然不希望鳳靈兒入魔。 「老唐,你相信小師妹屠城么?」 江塵抬頭,雙目泛著神光,炯炯有神的問道。 「我不信!」 唐虎神色堅定,一字一句道。 「你說得對,不管小師妹如何,他都是我們的小師妹,身為師兄有義務護着她,待到東域論道結束后,想盡一切辦法讓她回來!」 江塵眼神無比堅定地說道。 「至於聖師和聖皇那邊交給我。」 既然入魔便要屠盡天下魔,那便不讓她入魔。 自己家的小師妹自己管! 「好!」 唐虎也是重重的點頭,嘴角泛起一抹笑容,這才是他熟悉的那個三哥。… Read More »萬天流和聖皇紛紛點頭,這件事他們就是要交給江塵處理,畢竟當初江塵可是說過那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