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zrhemilie48832

「我這人有潔癖,尤其是被別人碰過的東西,我一律不喜歡。」

孟天宇說着說着,突然一把將齊穎摟在懷裏,用鼻子聞着齊穎的秀髮,那副享受的樣子,令齊穎不寒而慄。 「潔癖?」 齊穎瞳孔突然睜大,想到孟天宇所說的潔癖,她第一時間想到就是自己這骯髒的身體。 就在齊穎想到時,孟天宇突然拿着槍頂在了她的太陽穴。 「孟天宇,你這是幹什麼?」 「我們已經是自己人了,你別開玩笑?」 齊穎花容失色。 此時,她這才意識到,自己被孟天宇給騙了。 他孟天宇,壓根就沒有想過對她好,他這是在利用自己。 「開玩笑?」 「看你一身骯髒的樣子。」 「剛才,你們在卧室里玩的多刺激?」 「我可是聽的一清二楚,你覺得我孟天宇會要你這種賤女人嗎?」 孟天宇毫不掩飾自己對齊穎的噁心。 他身為西京首富的兒子,有錢有勢,想要什麼女人得不到? 怎麼可能會喜歡這種被人糟蹋過的女人? 「孟天宇,你真無恥。」 「要不是我救了你,你還會活到現在?」 聽到孟天宇如此諷刺自己,齊穎臉色鐵青,狠狠咬了一下嘴唇,扭頭與孟天宇對視。 「對!」 「我承認,是你救了我。」 「所以,我為了報答你,準備親手送你上路。」 「下輩子投胎,祝你找個有錢的人家!」 孟天宇點頭,隨後露出陰險邪惡的笑,用力拿槍頂在齊穎的腦袋上。 「孟天宇,我捉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聽到孟天宇所說,齊穎咬牙切齒,雙目赤紅怒視這孟天宇。 砰……! 在齊穎說完瞬間,孟天宇無情的開了槍。 只見,齊穎雙目瞪大,神情渙散,隨後噗通一聲倒地。 「賤人就是賤人。」 看着瞪大眼睛以死的齊穎,孟天宇卻沒有半點同情與憐憫。 打量一眼房間,孟天宇轉身便推開房門離去。 由於孟天宇頭破血流,弄得全身是血,一走出房間,說被服務員撞見。 「啊……!」服務員看到孟天宇血淋淋的樣子,瞬間被嚇的臉色蒼白,急忙背靠這牆壁站着,兩眼發直看着孟天宇從自己面前有過。 在孟天宇離去后,服務員不由自主扭頭看向孟天宇走出的房間。 因為房間的門沒關,她看到門內躺着兩個人,地上還有鮮紅的血液。 「不好了!出人命了!」 服務員頓時被嚇的驚慌大叫起來,弄得整層樓的客人,紛紛跑出來圍觀。 …… 如今以是日落西山。 天色陰暗,時雨時晴。 然,就在下午六點多時,一輛黑色越野車出現在天國酒店門前。 原來,這是雷凌他們的車。 在他們逃出王陵古墓后,就原路返回,開着車在天黑之前返回了西京。 「他奶奶的!」… Read More »「我這人有潔癖,尤其是被別人碰過的東西,我一律不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