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混沌源脈的力量在被調用,無邊的痛苦瀰漫開來,那混沌源氣只是擠出一絲,便撕扯著他的身體。

一股威嚴的氣息蓬勃而出。 風塵鷹愣住了,窒息感在一瞬間來臨,那是從靈魂上傳來的戰慄! 他遲疑著,發動了兩道風刃斬向蘇靈修。 亞修動了,爆發本源極限,不斷衝擊著本源,本源小世界不斷擴張,硬生生擠出大片靈氣。 他化作雪白流光,以靈極仙速馭避過風刃,風塵鷹猛然振翅想要再次打出風刃攔截亞修。 但是,他突然發現,亞修滿是傷痕的面容已經出現在自己眼前,他們呼吸相間! 他慌亂的振翅,想要倒飛,但是亞修已經起手凝印,右手輕輕的覆蓋在他的胸口上。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好似修羅魔神降下掌法,至剛至烈的掌印被他施展而出,那掌印上,狂暴的修羅靈力爆炸著燃燒著,必將撕碎沿途的一切! 小御修羅術·修羅佛手! 他這次選擇了自己至強的寶術,毫無保留的二次爆發! 轟! 那瑰麗絕美的掌印在風塵鷹的胸口炸裂開來,將那堅韌強大的肉體撕毀,讓那有力的雙翼折斷,嘭地將其打入地面,天地間僅回蕩著那凄厲的鷹嘯。 嘭! 風塵鷹的身體在地上砸出深坑,燃燒著熊熊烈火,火焰與碎石共舞! 蘇靈修從天上墜下,穩穩落在深坑之前。赤金火瞳逐漸熄滅,他退出了修羅本生形態。 隨著身體平靜下來,劇烈的疼痛快讓他說不出話來,透支力量的代價是巨大的,他只是靜靜的站在深坑前,長嘆一聲。 「哇咔咔,大哥恁好牛!」一個樹枝輕拍他的肩頭。 蘇靈修嚇了一大跳,一臉震驚的轉頭看著那個腦袋瓜被劈成兩半的傢伙。 「我靠,你沒死?」他不敢相信。 「樹人假死之術,厲害吧!」大樹妖哈哈大笑,一臉得意。 蘇靈修無語了,白費那麼多感情。 看著眼前這個腦袋瓜被劈成兩半還生龍活虎的傢伙,他無奈的笑笑,向前走了一步,隨後卻是重重倒在血泊中。 可真是,疼死我了…… 「哇咔咔,大鍋恁沒事吧!?」 淅淅瀝瀝的,雨又開始下。 男人一襲白袍,坐在那將廣袤清河谷一分為二的山脈之峰,遠眺著那被封住的巨大山洞。 他的面容蒙上了一層迷濛霧氣,任誰也看不清內里是人是鬼。 不多時,在他身後的空間逐漸泛起波瀾,一道裂縫打開,從中走出一人。 那人面覆花紋赤鬼面,一身紅紋玄袍,在男人的身後單膝跪下。「大人……派出那些下流殺手真的有用么?」 「不知。」男人平靜說道,彷彿置身事外。 「為何不讓我等直接出手擊殺?」 「冷靜……帝都的眼線在,沒有辦法。」面具人毫無波瀾的回答。 「只要爾等一出手,那麼帝君便會親臨清河谷。或許爾等可以得手,但爾欲要吾等陪葬!?」 爱荣 赤鬼面具人後背瞬間被冷汗沾濕,他低下頭。「小人不敢!」 男人沒有看他,依舊目視前方。 「吾等需要等待,等待一個時機。」 「恕小人愚鈍,何等時機?」 「三帝君橫渡輪迴劫,彼時便是吾等出手之刻!」 那身後之人面具下的雙眸微微閃爍,沒人知道他內心在想著何事。 他只是畢恭畢敬的回答。「小的明白。」 清河谷環形山脈之外圍。 連綿的山脈頂峰之上,都有著一層淡淡的結界,為清河谷籠罩上一層瑩潤的輝光,也將清河谷與世隔絕。 嗡嗡嗡嗡嗡嗡~… Read More »混沌源脈的力量在被調用,無邊的痛苦瀰漫開來,那混沌源氣只是擠出一絲,便撕扯著他的身體。